恶魔的一半是天使,我们内心的魔鬼

来自2个不幸家庭的男女走在了一起,反抗自己的家庭,然后亡命天涯,杀人成性。他俩,杀人杀得疯狂,相爱也爱得疯狂。最喜欢他们在桥上的那段“婚礼”,Mallory戴着白色头纱,Mickey用刀割破双方的手掌,然后紧紧相握,任血流入桥下的河流,见证他们的爱情。
一开始吸引我的就是温柔深情的歌声,不过歌声中确是男女主角施展拳脚和刀枪把一家小餐馆里的人杀得只剩一个活口,然后二人相拥而舞。镜头的颜色时而彩色时而黑白,光线也一阵红一阵绿,似乎整个世界都在随着主人公主观感情的变化而变化。
爱能打败魔鬼。这实在太像个恶作剧的玩笑,让人哭笑不得。事实情况是,他杀死了有爱的老人,而身陷囹圄的米其一本正经地说,爱能打败恶魔。这太让人难以理解了,因为他刚说了,杀戮是他的使命和责任,杀戮甚至光荣的,那这恶魔难道不是他?或者说这应当被爱打败的恶魔,不是让他去杀戮的原因和幕后指挥?
所有的恶魔来源于恐惧或者恐怖,只有恐惧和恐怖才是真正的心魔,杀戮是没错的,大多数人也是该杀的,但真正想摆脱魔鬼,靠杀戮是不行的,魔鬼和这个系统是杀不死的,是暴力无法对抗的,而只有爱,只有去爱才能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麻木自己,去远离恐怖和恐惧,这样才能创建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
其实最可怕的不是作恶,是看见和忍受恶。

极端另类诡异的风格,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导演是谁,我一定会以为是大卫·林奇的作品。一开始吸引我的就是温柔深情的歌声,不过歌声中确是男女主角施展拳脚和刀枪把一家小餐馆里的人杀得只剩一个活口,然后二人相拥而舞。镜头的颜色时而彩色时而黑白,光线也一阵红一阵绿,似乎整个世界都在随着主人公主观感情的变化而变化。汽车在幽蓝的夜空下飞驰,窗外是一望无际的荒原,毒蛇猛兽的狰狞面目不断闪现,不时有卡通怪物闯入镜头,一切都像两人的眼神一样空洞而癫狂。虽然只有两个凶手,不像《无主之城》里几乎人人手上都沾满鲜血,但后者里的杀人镜头看着酣畅淋漓之极,而本片的压抑氛围长时间内都让我透不过气来。有时候深入一个恶魔的内心世界要比远远地观看群魔乱舞恐怖得多。即便是刻意设计成情景喜剧的家事,那扭曲的嘴脸也让我觉得说不出的恶心。

《天生杀人狂》是一部颇受大众赞美的片子,雅俗共赏,片中的两位主人公已经深入人心,成了传奇人物,我还听到过一种传说,说现实中真的有这样的一对杀人狂,他们的震撼力和影响力叫很多热血青年膜拜,甚至已经视他们为偶像,《鬼娃新娘》系列也是以他们为原形,都成为很流传的经典影视。
 
  《天生杀人狂》并不是很单纯的一部暴力故事片,而从侧面着重的演绎了他们的背景,他们的爱情,和他们的亡命之途,并且安排了另一类的人出演。于是他们的杀戮开始变的纯洁,而他们的爱情变的伟大,他们的形象也开始光辉,为什么会这样,也许这个就是影片想表达的--魔鬼一样的天使。
  
我本来写了很多关于影片的剧情之类,犹豫后我删除了,我突然想说些其他的。
看看一些对白先。疯狂的记者支持人在监狱里采访米基的对话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精彩的国产恐怖片了。
  她带着女儿住在筒子楼里,肮脏,破败,守护着自己的家和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和家人住在高档小区,衣食无忧,每一天都在内疚,梦里呢喃着对不起。
两个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人生,因为偶然交插,营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谜团,用生命和家为代价才能解开的谜团,本该是温暖的地方,瞬间成了恐怖的代名词----来自于人心的恐怖。
国产电影不外乎三种结局:亲人报复、迷幻药、精神病。而捉迷藏在一开始就抛出了一个完美的诱饵,以至于让人怀疑知道了凶手的悬疑片要怎么演绎下去,然后一直理所当然的和男主角寻找已经认定的凶手,直到真正的凶手浮出水面,才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并沉浸其中。看得见的恐怖并不可怕,看不见的才是真正的恐怖,直达人心的恐怖。整个影片完全没有那些烂俗于心的传统恐怖片情节,而是赤裸裸的剖析了人的心。
 “爸爸,我听那个小女孩说,那个筒子楼里住着很多无家可归的人。她还说,有很多人住在别人的家里面,甚至连房子的主人也不也不知道呢”
  鸠占鹊巢的故事老生常谈,只是难的是,在现实的世界中,究竟谁是鸠,谁是雀。他们不只是两个物种,更是两种生活状态,两种谋生的手段,两种人生。
鸠用尽其术,想要得到那个家,而雀倾尽生命保护自己的家园和爱人。
  而捉迷藏,也不仅仅是一种游戏,而是守护者与外来者的生存较量。
  身处家庭,面对女儿,依旧是温婉懦弱的母亲,而遇到外来者,手拿铁棍,化身杀人狂魔。正因为没有家,所以更想要家,没有家怎么办?那就去占领别人的家。家里有人怎么办?没关系,杀了就好了,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很多时候,电影确实是把原本事物的存在极端化了,但也仅仅是因为爱,对亲人的爱,对家疯狂的爱。因为无家可归,所以才依恋,因为渴望温暖,所以化身恶魔。因为想要得到,所以不择手段。从本质上来讲,受害者与被害者没有什么区别,两者都是背负着巨大的内疚和悲伤存活下去的。在这个以世界为背景的巨大捉迷藏下活下去的。
  家,的确很温暖,可是你确定,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真的是只有你一个人在家么?
  三、二、一。藏好了么?小心哦?我要开始找你了……

  

其实虽然本片是讲的杀人狂的故事,但是镜头并不见得特别血腥。如果要给它不适合中国国情找一个最大的理由,那就是影片主题对传统道德观的大胆质疑。跟着男女主角一起经历了两个小时的疯狂噩梦,我们不禁也会扪心自问——杀人真的需要理由吗?或许可以把他们的问题归结到社会与家庭,影片似乎也有这方面的倾向,就像我们为马加爵之类人所得出的结论一样,由于缺乏家庭温暖,又受到社会的压抑摧残,认同的缺失导致彻底的绝望,以至于通过杀人泄愤取乐。但谁也不能否认我们心中都会偶尔有恶念一闪而过,只不过社会的道德灌输总会使我们保持理智和清醒。似乎又要纠缠于人性本善本恶的问题,但人性中的黑暗面是谁也逃避不了的阴影。看着监狱长用钳子夹犯人的鼻子,变态的警长扭断了妓女的脖子,被劫持的主持人边开枪边叫着爽,每个人在一定条件下都会不顾一切地释放作恶的本能。就算是两人每次杀人都留下一个活口,也是为了宣扬他们的恶行而妄想出名而已。当然他们在误杀了那个善良的印第安老人之后曾表示了真诚的悔意,但这只是后天的教化导致一时的良心发现。正像印第安人所说的人与蛇的对话:“蛇,你为什么要咬人?”“废话,因为我是蛇!”

记者:是什么驱使你去屠杀这些无辜的孩子和普通人?
米基:无辜,谁是无辜的?你是无辜的吗?
记者:是啊,我就是无辜的,如果我被杀。
米基:谋杀就是谋杀,那时上帝创造出来的行为,到森林中看看吧,那些动物不是也一样吗?在森林中互相残杀同类,那是自然定律。我认识很多人,不应活着的人。
记者:他们为什么不应活着?
米基: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自己的秘密和曾经做错的事情……很多人根本已是行尸走肉,只不过需要别人来帮他一把。我就是哪个命运之神,除非他们自己先死,否则我就来帮他们一把,那是世人得益……
记者:杀了这么多人,你有没有后悔过?
米基:我希望那个印地安人没有死……他有一条响尾蛇,能玩于掌中,他能看到魔鬼。
记者:什么魔鬼?
米基:每个人都有心魔,它靠憎恨来生活,屠杀、强奸、屠宰,利用人的弱点和恐惧。每个人都要做错事,从出生开始,你知道吗?从见到印地安人之后,我已不想杀人,他驱走了我内心的魔鬼,那老头想帮我们,我只是错杀了。我要在梦中回到我的童年,在黑暗中和动物赛跑……玛丽莱和我擦出光辉,你知道什么能战胜心魔,是爱。我想玛丽莱是我的救星。
……
米基:杀戮是纯洁的,是你让他们不纯洁,你用他们来做买卖的本钱……

两人之间的爱情是动人的,天桥上两只留着鲜血的手合在一起,一条白纱巾缓缓飘落山谷,柔美的情歌荡漾在耳边,这是两颗孤寂心灵的交流,这是他们人性中唯一保留完整的美好一面。但是正像米奇所说,他们的杀戮也是纯洁的,因为他们不像其他凶手是为了利益或者仇恨,他们的杀人不带任何功利的目的,因而显得无可谴责。我实在不敢继续如此往下推理,恐怕这样会导致颠覆与重估所有既定价值观的疯狂。虽然导演给了他们圆满的结局,但我宁愿相信,导演只是在对人性的阴暗面进行揭露,只是让我们明白——每个人的内心皆有魔鬼。

    斯通是一个高明的导演,他不动声色的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他用一个独特的视角,让所有的演员穿插真实与虚幻中,不停的变换着演绎着自己,他直白的现场直播了爱情,屠杀,疯狂,死亡,越狱。叫大家看到了一个赤裸裸的疯狂社会,这种赤裸的真实叫我们混乱,会分不清楚什么才是真正意识上的道德和规范,分不清楚一些行为上的对与错,和一些价值观上的衡量。可是现在叫我们仔细看上面他们的对话。不难发现, 他们是有着一定的自己独特的是非观念道德标准的, 即使他们所谓的道德,在世人眼里只是一种沦丧, 但他们却认为自己是对的是更进化的。米基是一个很纯粹的杀手,他和梅乐莉杀的都是些该死的人、坏人,他们是报复而杀,是为了消灭罪恶而杀,他们本是弱者,生活在社会的低层,有着不伦的家庭,自小被压迫和虐待,他们杀掉压迫阻碍他们的人,从中得到了快感,于是象两只迷途的野兽,不断的杀戮和逃亡着。可是从米基的话中,可以感受到他本性的善良,并且本性中不少童贞和野性的成分,而这些成分,如果不被所谓杀戮的罪恶而掩盖的话,恰恰是天真、纯洁和真爱。而因为错杀了印地安人,一直深深的自责和后悔,可以说明他们的本性是善良的,是理智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halleybachelo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片中的心理专家说“米基和梅乐蒂能够明辨是非,他们只是不屑。”的确,他们所做的只是一种绝望的反抗与追求,为了达到自己的理想化,开始无所顾及,也许是因为他们的杀人不带任何功利的目的,所以显得无可谴责。相反,片中另一些伪善的人群,才真正的令人发指,他们的疯狂和罪恶,叫米基和梅乐蒂的形象迅速的提升起来,如天使一般,喜欢用钳子夹犯人鼻子性格严重扭曲的监狱长,有特殊性癖好的变态警长,为了名利丧失人格的疯狂主持人,还有造作虚伪的媒体,无知的观众,当这一些都为之而疯狂的时候,我们回头看,人类的本性和社会的堕落毫不遮掩的暴露阳光下,导演似乎从侧面嘲弄了美国的大众传媒,讽刺了现代社会中所谓的正义和英雄,这些伪善下的罪恶,人类无意识的疯狂欲望与人性黑暗面的荒谬与扭曲让我们不得不心有余悸。

  影片的技术手法也很秒,美国典型的肥皂剧模式,有不少黑色幽默,非常的贴进真实生活,并且穿插了MTV和动画的技术手法,很迷幻很怪异的渲染了气氛,又充满了艺术美感,在他们跳舞那一段,唯妙的配乐,和舞蹈与卡通的穿插,亦真亦假,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片子中配乐的运用也很叫人叹为观止,据说不下100多段音乐,随着剧情、画面而变换着,注意,不是相符合,而是特意的去反差,去不协调,幽雅音乐中残酷的进行杀戮,激昂的高调中彼此拥抱,朋克中的暴乱等等,配乐把剧情带到了高潮,跟《迷墙》实在有一拼。

  另外,影片中很多暗示和神秘的地方。

   片中经常出现动物的画面,我理解的是激发人类最初的野性,代表一个原始社会,有米基的话来引出,原始社会就是弱肉强食的一个社会,很简单,很纯粹。而现代社会却不一样,地位身份财富往往影响的更多,而所谓的道德和法律规范也会在这些上面出现不平等的偏差。

   印帝安老人的故事和沙漠上两条蛇缠绵的景象仿佛再说他们夫妻俩人,蛇在圣经里就是撒旦的化身,因为蛇的的原因,亚当才去吃了苹果,所以蛇是一种内心潜在的罪恶,可这样的罪恶是与生具来的,是原罪,就象故事中所说,“蛇,你为什么要咬人?”“废话,因为我是蛇!

  片中有“666”号公路,其实“666”代表的是恶魔撒旦。而倒过来看,就是另一番意义了!米基和梅乐蒂一直在魔鬼和天使的身份中穿梭,而这个身份,是由观众来评定的。

    斯通给了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足以见的导演自己的离经叛道,他叫他们成了一种“英雄”一种“偶像”,给了他们最后的自由,还赐予他们一个美丽的未来。所谓用心良苦,恐怖只有看懂片子的人才可以理解。

米基和梅乐莉有了两个小孩,他们坐着大货车,一家人其乐融融……

 

    天使与魔鬼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同?
    天使与魔鬼是邻居, 天堂的隔壁就是地狱吗?

    其实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扣心自问,人人得知。

经典对白

“ I am natural born killer”

我纯洁的一刻远胜于你邪恶的一生。

记者:“你们不是每次都要留下活口的吗?”
夫妻:“我们留了,是你的摄影机。”

米基:“你愿意嫁给我吗?”
梅乐莉:“F**K U——我愿意。”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恶魔的一半是天使,我们内心的魔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