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属于你的梦,画家到底在追求什么

    真知寿的艺术人生经历过无数次死亡事件。一次是他跟村里的傻子一起画树林,傻子看见远处公路上的汽车,说,“我想画它们,但它们通过时太快了”,真知寿教他,“如果你站在它们面前,它们就会停下。”于是俩人挡在疾驶过来的汽车跟前,被气急败坏的司机打头。

    古希腊哲学家芝诺,有一个这样的悖论:“阿基里斯是跑的最快的人,一只乌龟从A点领先他9米向前爬,他要追上乌龟必须要经过乌龟出发的地方A,但当他追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乌龟又向前爬了一段距离,到了B点,他要追上乌龟又必须经过B点,但当他追到B点的时候,乌龟又爬到了C点......所以阿基里斯永远也追不上乌龟”
    
    从主角真知寿拿起画笔的开始,我就认定他在经历种种磨难坎坷后,那些堆积成山的画定能够大卖。他从童年等到了青年,又从青年等到了中年。我也跟着他等啊,等啊,等到了他年老体弱,才突然意识到,导演压根就没想拍一个少年成名的天才画家,也不想拍另一个历经磨难死后成名的高更。他只是一个告诉我们有这样一个人,他热爱绘画,痴迷绘画,即使父母双亡,女儿早逝。不论他画地多么努力,前面已经有毕加索、毕沙罗、蒙得里安、克利、米罗、梵高,已经有印象派、学院派、表现主义、立体主义、新古典主义、超现实主义。当他辛苦地到达一个个目标时,艺术品经纪人马上又会抛出一个新的艺术形式让他去追赶。他总是落后于前人,有如阿基里斯永远都超越不了龟。

这是一个关于画痴的故事,

• 本片的题目源自古希腊的一个叫芝诺提出的著名的悖论。这个论点的意思是说:一个跑得最快的人永远追不上一个跑得最慢的人.因为追赶者首先必须跑到被追者的起跑点,因此走得慢的人永远领先.”伯内特解释说,当阿基里斯到达乌龟的起跑点时,乌龟已经走在前面一小段路了,阿基里斯又必须赶过这一小段路,而乌龟又向前走了.这样,阿基里斯可无限接近它,但不能追到它。
     在开头,本片就用动画解释了这个悖论。看完全篇才明白为何要取用这样一个名字,北野武是要用阿基里斯和龟来比喻艺术与学习艺术的人的关系。比如绘画,一旦学会了一个学派,就变成了模仿,永远处在追赶的状态下。要是没艺术天分的话,就真的像悖论里的阿基里斯一样永远无法超越龟。
     其实主人公真知寿因家里的企业破产而寄居在叔叔家的时候,我就觉得他该看看周围的世界,关心一下其他人还有他自己。而他还是沉浸在自己的绘画中,甚至当他的父母双双自杀是也不加他表现出任何的情感。这样的童年,成了他一生的缩影。而造就这样的童年,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一是父亲的盲目的大师崇拜,其二是家庭环境,由于生在富裕家庭,他不用担心其他,只要专心绘画。其三他缺乏一个冷静的旁观者适时的提醒他。看一下他周围的人,有阿谀奉承的艺术品经纪人,有碍于一些原因没有很好的管教他的老师。
     成年后真知寿依然自顾自徜徉在艺术的世界中。为了提高技艺,他就读艺术学校,遇到一班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和他们经历了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他经常往返于画廊,而作品却迟迟得不到赏识。唯一的安慰就是他有一位始终支持理解他的妻子,他们不顾女儿和邻人的嘲笑依然执著于创作。听起来很感人,还是看看他们做的事再感动吧。遇见车祸,第一反应不是救人,而是拿起画板构图。没钱买颜料,就问以卖淫为生的女儿拿钱。。。
     正如片中的小贩所说,那一块面包和一幅画去非洲,你觉得他们会选哪个?对于贫穷的人,艺术一文不值。当你倾注全部在一件事物上,但最终发现它其实一文不值。这样的打击是何等残酷,又是何等的现实,此时的人一定是脆弱的。真知寿在屡次失败后,在妻子离家,女儿死后,也似乎开始觉醒。可能是他意识到,作为一个画家,忘了观察生活,陷入了为绘画而绘画的怪圈。这样本末倒置的状态无疑是荒诞的,无意义的。有这么多的流派,这么多的大师,这么多伟大的作品摆在前面,后人或许真的就像阿基里斯追那只永远追不上的龟一样,能做的就是模仿,并伴随着深深的绝望与焦虑。。。。。。
     片子最后,妻子牵起真知寿“回家”,回到属于东方人的审美与艺术中。

    真知寿的叔叔也老爱打他的头。并且总是骂骂咧咧说他是个笨蛋包袱。当真知寿在院子地上画了三只大白母鸡,震摄住了叔叔和婶婶,艺术真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啊,恶毒的土包子们也被感染了,叔婶开始送真知寿上学了。

    就像影片一开始就交代的那样:“天才都需要使他成名的买家,而艺术品经纪人可以诱骗人们买下它们(画)”
   作为人类的阿基里斯两步便可轻松超越乌龟,而哲学家硬是在理论上让他无法超越。
   主角儿时的画便可以进入高级画廊,之后的大半辈子却在经纪人的两片嘴皮子下,不停追赶前人,又不停地“被落后”

他花了一生的时间在追赶艺术。

    有一天睡前婶婶上楼抱被子,从镜子里瞥见墙角真知寿的母亲冒出来了,跟她跳崖死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半边脸淌着血,婶婶吓惨了。真知寿又被叔叔打头。当真知寿被送去孤儿院时,车咯噔一停,站在马路中间拦车的傻子被撞死了。

     北野武交代并讽刺了现代艺术的真谛:炒作。
    一个连比目鱼的眼睛是纵向还是水平都搞不清的画家,却可以通过经纪人的忽悠,让富商买下他的画,并一举成名。
    一个儿时稚嫩的画就被经纪人炒成天才的人,成年后纯属的画艺却被另一个经纪人一辈子的拒之门外。

拦住飞驰的火车,

    故事冷冷的不动声色的内力,和那种化重为轻的黑色幽默,从英俊小正太长成为木讷青年的真知寿之后开始散发出来。

    阿基里斯能不能超越龟,得由哲学家说了算。而画家成不成名,得由艺术品经纪人说了算。

只为了画出火车最真实的样子。

    在印刷厂工作的真知寿,为即将关张的洋服店设计了一个清仓大甩卖的广告单,画的是一男一女吊着脖子挂在半空中。那是他最后一眼看见自己父亲的样子,银行倒闭之后,父亲和艺妓双双上吊而死。
    印厂老板说他,“这是销售库存货,但你的设计走得太远。”
    “它有更大的冲击。”
    “冲击不是问题,包装不应该如此险恶,客户很愤怒,借鉴些正常的。”

小时候,与同龄的小朋友不说一句话,

    真知寿听从了画廊经纪人的危言耸听的建议,去上艺术学校。一帮学生搞行为艺术,骑自行车背两桶油彩往白墙上撞,唰~,红黑色颜料倾倒在墙上,唰~,又是黄蓝色泼在画布上,唰~,橙绿色,大家看着这幅浑然天成的抽象画high了,为了获得更大冲击力,怂恿其中一个开着自家车往墙上撞,唰~,五颜六色倒出好看的抽象画,开车的人从驾驶座歪出来,死翘翘了。

只跟爱画画的傻子一起玩耍、绘画。

    真知寿和同学在街边闷闷地吃东西,煮关东煮的老头说,一切只有艺术可谈?去非洲对饥民展示毕加索和米团,每个人都会选择米团,艺术对饥饿的人无用,你没什么不同。
    同学说,“我会选择毕加索!”
    “不要这么天真,艺术是个大骗局。”老头像是真理派来人间的使者。
    俩人一前一后地在天桥上走,忽的一下,他同学在背后消失不见了。真知寿站低头朝下望看水泥地上脑浆迸裂的人和一摊血,呆立。
    真是忍看朋辈成新鬼呀。

中年时,让妻子把自己按在水中,

    咖啡馆儿的女招待知道真知寿是艺术家,主动献身当模特,她露着一对娇俏完美的乳房,虔诚地满怀期待地一动不动地摆着姿势。当看到成品时,脸却呆了,“你根本没有真的需要我,对吗?”
    裸体画被挂在咖啡馆儿里,女招待忧虑地问幸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我,对吧?我看起来像个肉丸,我很讨厌这样。画中她的脸一半男一半女,拥有炮弹一样的两个巨乳,还挺毕加索的。
    幸子对着画一往情深,“我理解他的艺术,令人吃惊,艺术魅力如此之深,你必须使用你的想象力,旋转想象力才能看懂。”
    女人多喜欢文艺男青年啊。真知寿和幸子结了婚。

差点儿淹死,就为了找到绘画的灵感。

    真知寿最不幸的是落在了当初骗过父亲的画廊经纪人的二世子手里。不过话说回来,经纪人靠着巧舌如簧的一张嘴从资本家口袋里面搂钱花本来也就是艺术圈里颠扑不破的真相嘛。

为了成为一个画家,他做尽一切疯狂事

    他的人生或者说艺术路径就这样被利欲薰心道貌岸然虚情假意的经纪人左右着。
    “我们希望有更多影响力的东西!”
    “任何有体面技能的画家都能画出那样,尝试些更独特的!”
    “这是没有意义的,太普通了,尝试更多的体验,你一定要有所不同!”
    “使用原创,你需要更多的疯狂,把自己置身于极限的环境,那种精神状态下才能够正视艺术。”
    二世子的话就像无情的鞭子,不停地抽打着真知寿,催他“上进”,当然也使他迷茫混沌。他的人生可悲也就可悲在这里——被“创新”这条恶狗一路狂追着,苦不堪言。

图片 1

    他的人生也奇妙地跟艺术史的发展线索并行重合着。画风从最初的现实主义、印象派、野兽派、立体主义、到后来当代的几何抽象、超现实主义、POP Art、涂鸦、广告、行为艺术,无一不所尝试。他模仿过马蒂斯、毕加索、蒙德里安、罗克利、米罗、洪德特瓦瑟、巴斯奎特等等,有时看上去像,有时又不像,有时有点灵气,有时又走火入魔。

如你所想,今天要推荐的电影很讽刺,也很有趣,叫《阿基里斯与龟》,是日本著名导演北野武的作品。

    片中的画全部都是北野武自己画的,我又惺惺相惜的全部截了屏存下来。最喜欢的是他画的比目鱼和有着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大哥妹妹表弟二表弟的“Arakuma”先生全家。新近出的他的《浅草小子》也格外的想一看。

“阿基里斯与龟”是芝诺提出的一个悖论:

    阿基里斯和乌龟赛跑。乌龟1秒只能前进1米,阿基里斯1秒内可以前进10米。假设龟开赛前超出9米,阿基里斯能否赶上龟?古希腊哲学家芝诺认为阿基里斯永远也追不上乌龟。
   阿基里斯用了0.9秒到达龟启动的地点,而在这期间,龟也前进了0.9米。那他要再花0.09秒到达龟现在的位置,但是龟这时又向前了0.09米,为了到达龟现在的位置,阿基里斯需要另一个0.009秒,这段时间龟将再次前行0.00009米,因此,追逐是无限的,阿基里斯永远无法超越龟。

阿基里斯是《荷马史诗》中最善跑的英雄,他和龟赛跑。假设龟每秒只移动1米,而阿基里斯每秒能跑10米。龟开赛前超前9米,阿基里斯能否追上龟呢?

    片子开头那个“阿基里斯与龟”的悖论,我们一边做饭一边讨论,汗流浃背,令人难忘。

肉垫的答案是:当然能!

然而芝诺却说:

阿基里斯用了0.9秒的时间到达了龟出发的地点,那时,龟也进一步向前前进了0.9米,那他要再花0.09秒到达龟现在的位置,但这时龟也向前了0.09米,为了到达龟现在的位置,他要再花0.009秒……依此类推,阿基里斯永远无法超越龟。

今天要聊的这部电影里,主人公真知寿就是阿基里斯一样的存在。

[第一次向前的0.9秒]

真知寿做了一个成为画家的梦

主角真知寿出生在一个 非常有钱 的家庭,父亲仓持不仅坐拥多家丝绸工厂而且还是银行主席,人们都很敬畏他。在电影里,也用了许多情节侧面描述了仓持的社会经济地位。

(仓持的社会地位直接影响了真知寿童年以至成年的人格养成,后面会讲!)

仓持同时也是个艺术品收藏爱好者,他亲手提拔了一位画家,家里挂满了他的画。

图片 2

仓持还经常与画商、画家三人一起喝得烂醉回家,然后讨论“艺术”话题。在这段对话里,不仅道出了所有艺术家的心声,也暗讽了艺术的真相。

图片 3

当他们讨论这些的时候,真知寿往往就躲在门后偷听。

图片 4

为了奉承仓持,画家主动要求去看小真知寿的画作,并且大力赞扬,声称他长大后肯定会超越自己。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画家甚至把自己的贝雷帽摘下来送给小真知寿。

镜头里小真知寿恭敬地用双手接过画家的帽子,并被告知长大后就可以戴了。

(而事实上,在真知寿往后的人生里,一直戴着这顶帽子)

图片 8

自此,小真知寿对绘画的执着所表现的行为就更疯狂了

比如上课不听讲,在作业本子上画老师。

奇葩的是,老师不仅没有责骂他,还跟学生们说真知寿以后是会成为大画家的人,不要打扰他。

由于老师的纵容,真知寿后来直接当着同学们的面走出教室去户外画画。

图片 9

甚至拦住奔驰的电车作画......

本来乘务员要破口大骂,却因为有人说这是仓持家的儿子而马上转变了态度,全车的人都不敢赶走真知寿,只敢轻声地问:“小朋友,我们能通过了吗?”

图片 10

一切人为的事物都无法阻挡真知寿画画,除了那些不听人话的生物,比如说鸡。

图片 11

真知寿任性无忧的童年,随着家里破产,父亲上吊自杀而结束。

图片 12

母亲把他送到远在乡下关系并不好的叔叔家,家庭环境仿佛一下子从天堂跌入地狱的真知寿,画笔被叔叔狠狠地扔在地上,没有人再正眼瞧过真知寿的画作。这个时候他才真正被教导:鸡是要喂的而不是画的,上课画画是会被老师骂的。然而在其他的孩子眼里,真知寿就是个怪异的人!

虽然经常受到叔叔婶婶的责骂,但却因为村子里一个同样爱画画的傻子而变得不太孤单。

图片 13

图片 14

叔叔和婶婶出门,让他做好家务,他却任性地跟傻子一起玩一整天。

有一天,傻子说:

图片 15

真知寿天真地回答:如果你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就会停下。 在真知寿以往的认知里,只要站在车前面,车肯定是不敢撞过来的。

图片 16

直到傻子有天突然跑出来拦公交车,结果被撞死,而真知寿恰好就在车内目睹了这一切。

图片 17

肉垫觉得傻子这个人物的设置很有意思,他好像是小时候的真知寿镜子里的自己。他们很相像,一心只想着画画,好像为了画可以做任何事情,应该说是“画痴”。他们在彼此的生活、交流中观察、创作,没有外人的干涉,没有对与错,就是画。傻子被撞死的那一瞬间,似乎是预示着那样的真知寿也死了,从此他的人生不同了,他被教导要服从社会大众的规则,否则等待的就是死亡。

小真知寿紧接着要面对的另一个死亡,是真知寿的母亲。

(在此之前,真知寿一直坚信着妈妈会来把自己接走)

图片 18

妈妈的遗体被抬了进来,他趁别人都走了的时候,掀开白布,看到了妈妈的脸:一半惨白,一半被血染红。

图片 19

由于思念,他把妈妈死前的脸画在了床头,却被叔婶认为是恶毒,送到了孤儿院去,开始独自生活。

真知寿的童年经历了三次死亡,母亲的死亡让他失去了一个孩童最后应有的安全感、傻子的死亡让他明白到了不得不服从社会规则、父亲的死亡让他明白艺术离开了支持其的少数富人阶级难以生存。

[第二次向前的0.09秒]

真知寿长成了一个青年,

依然坚持着他的画家梦。

从少年到青年,真知寿依然不停坚持画画,但他觉得自己仍然不是一个画家,因为没有得到画商的认可。

(比较有趣的设置是,这名年轻画商其实正是当年与自己父亲相识的画商的儿子,这种传承的关系也暗讽着艺术商业模式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改变。并且北野武总是生怕别人看不透,把台词写得含蓄又明显)

图片 20

画商批评了他的画,但在真知寿看来,画商的话像宝典秘籍一样值得遵从。

这个时期的真知寿已看不见小时候的意气风发骄傲的神态,而是驼着背缩着脑袋,讲话都却生生的,极没自信。

图片 21

画商说:你需要去专业的艺术学校学习,于是他就去读艺术学校。

(在这里其实也是埋了根刺,暗讽迷恋学院派的当代现象。)

图片 22

为了凑够学费,他辞去了现有的兼职,找了一个全职工作。

图片 23

在新工作中,他认识了他的妻子,也是他后半生的依靠。

(很多人在看完这部电影的最大感想,会是妻子真伟大!这个设置跟北野武本人的经历也有很大关系,因为北野武的妻子松田干子也是在他未成名时努力供养着他。)

图片 24

然而费尽千辛万苦报读的所谓专业艺术院校,老师却并不负责任,根本没有认真教学,院校聘请老师的原则也是迷恋国外海归,没有严格审查老师的实力。(此景为大部分当代美术学校的真实现状,不是导游故意泼脏水。)

图片 25

在学校里,真知寿跟同学们做了很多新的激进的方式去绘画,他们称之为——艺术。

事实上在这个时期,这群年轻热血的艺术生,并没有十分理解艺术是什么,仍旧处于懵懂的状态,一味尝试做常人不会去做的极限挑战。

图片 26

直到有一个同学因为他们的疯狂行为而送了命,他们开始反思:艺术不是靠意外而产生的,艺术家应该有控制的机会。但是怎么控制?他们都很绝望。

这是群郁郁不得志,空有理想抱负,满身力量却无处宣泄的艺术狂热分子。

直到卖关东煮的大爷说:

图片 27

“在饥饿面前,没有艺术可言。”

一句话道尽艺术的软肋与困境。

这让他们更加苦恼,回去的路上,真知寿的同学跟在他后面,跳下天桥自杀了。

图片 28

这部电影的每一个大的转场都以死亡收尾。同学的死,似乎意味着:不同以往的、疯狂而激进的、更像是行为艺术的绘画方式,以失败告终。

[第三次向前的0.009秒]

真知寿和理解自己的同伴结婚了

真知寿终于和欣赏并且理解自己的女人结婚,有了稳定的“经济收入”(妻子打工赚钱支持他画画)

图片 29

在经历过那么多的教训,真知寿已经打从心里认为,只有迎合大众潮流,才能成名。

这一时期,真知寿不停地在模仿其他画家。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这几幅画都是模仿安迪沃霍尔的作品。

图片 33

(安迪沃霍尔:《玛丽莲·梦露》)

(安迪沃霍尔是波普艺术的代表人物,波普艺术家们善于表现商标等具象的大众文化主题,擅长将摄影图片、报纸、画报等等进行拼贴作画。)

电影里,真知寿正在拼贴他和妻子的结婚照。

图片 34

他还模仿过很多人:蒙德里安、保罗·克利、米罗等等。

当他把他的这些画都拿给画商的时候,画商说:你不能只是模仿。

图片 35

画商说他自己原创的一幅还不错,结果他竟然模仿自己,画了大量类似的作品。

这个时候的真知寿不知道,他离艺术其实越来越远了。

[第四次向前的0.0009秒]

真知寿到了中年,

他的画还是没有售出

中年的真知寿,“想红”的欲望前所未有的迫切。

画商说:

图片 36

图片 37

于是他用杠杆在纸上泼墨。

图片 38

又将自行车轮子上涂上颜料,在画布上骑车。

画拿给画商的时候,画商又说:

图片 39

画商让他去学一个报纸上刊登的涂鸦者的画。

图片 40

于是他和妻子在工厂的墙上涂鸦,却被抓到,被迫又把墙面刷成了白色。

这中间,有几句台词很能见出真知寿的痴狂。

图片 41

随后,他和他妻子一起,继续追求所谓的艺术。

图片 42

让拆迁工人在他们画的房子上锤打,拆迁工人把画都锤烂了才停下。

图片 43

用脚沾上颜料,在画上留下脚印。

图片 44

当看到车祸事故,有人被压在车下的时候,真知寿的妻子想叫救护车,而他却制止了妻子,开始对着那个人画画。

图片 45

(摄影作品:《饥饿的苏丹》)

这让肉垫想起有一年普利策新闻摄影特写奖的获奖作品《饥饿的苏丹》,一个秃鹰在小女孩背后要叼走她,摄影师没有马上去救小女孩,而是等待时机,准备抓拍他的摄影作品。这个摄影师后来因为受不了舆论的压力而自杀了。

真知寿也面临着这种压力,他们的事情被登上了报纸,标题是:

图片 46

意外的是真知寿因为这件事小红了一把,还登上了报纸(真是畸形社会的传播效应),当他把这张车祸的画给画商看的时候,画商却说:你需要更疯狂,面对别人的死亡是一回事,面对自己的死亡又是另一回事。

他希望真知寿能够挑战极限,真知寿也真的这么去做了。

图片 47

“我几乎死掉,但能得到一些伟大的想法”

真知寿让妻子把他死死按在水里,好感受最接近死亡的瞬间,却差点儿把自己淹死。

他的妻子被抓进了警察局,从警局出来后,妻子感受到再也不能忍受他的疯狂了,离开了他。

图片 48

继续体会生命的极限,生病了,他把鼻血滴在画布上,画布被血全部染红。他开始用红色作画,把整个房间都涂成红色。

图片 49

女儿去世了,用口红把女儿的脸涂满,把女儿的脸印在布上。

图片 50

坐在桌子前,假装自己是遗像。

图片 51

在一个小木屋里,把干草堆点着,在大火里画画,差点儿烧死。

烧得面目全非后的他,在路上捡到一个罐子,摆出来卖,售价2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万2千元)。

也许有些人会认为这个时候的真知寿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但在肉垫看来却是他最清醒的时候。

因为他终于自己为自己的作品赋予价值,而不是由他人来定义了!

图片 52

“我要买它”

最终,她的妻子找到了他,他们互相搀扶着回了家。走的时候,罐子滚在地上,真知寿踢了罐子一脚,把它踢走了。

至此,影片终止,仿佛真知寿所一直坚持的艺术如同那个罐子,最后被他踢掉了。其实也许恰恰是因为真知寿看清了“艺术”的本质,不再纠结了。

图片 53

真知寿是一个被虚构出来的画家,却好像又真实地活在我们所处的空间里,他是很多绘画者的缩影。谈到为什么影片名叫《阿基里斯与龟》,很多人都说:因为艺术永无止境,画家永远也追不上艺术。其实除此之外影片里探讨并分析了许多关于艺术的一些敏感话题,比如艺术总得高于俗世又不得不依附于俗世、比如在饥饿面前没有艺术、比如在模仿与创新之间的瓶颈......都是值得深思的。

从少年,到长大成人,再到人到中年,真知寿以为自己与“成为一个画家”的梦想越来越近,却其实已经渐行渐远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信马画室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属于你的梦,画家到底在追求什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