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怨几句,不是好钢铁侠电影

当然,每个男人从少年时都想穿上钢铁侠的机甲,惩强除恶,这就保证了这类电影的市场及良好的口碑。但还是忍不住抱怨一下。
1.从一到三都有一个毛病,前戏太多,高潮太短,这样的男人是不是让人很不爽?钢三中托尼一会是焦虑征患者,一会是傲娇小男人,一会演极限特工,一会又演生化战士。就是做为钢铁侠的戏份少了点。。
2.机甲的能力被严重削弱了。我相信大部分看钢铁侠的观众,尤其是男性,喜欢机甲是甚于喜欢托尼斯塔克的。当然,这其中有很多原因,比如说是编剧故意设定,以突出对主人公的人文主义关怀,比如说是剧情需要,为托尼的身体改造合理化,以便下部将机甲植入身体等。但是无论什么原因,机甲弱化的结果就是,电影不好看了,或者说不像钢铁侠了,倒是更像生化危机,那以后钢铁侠会不会是穿了盔甲的绿巨人呢?钢铁侠的特殊性及惟一性又在哪里呢?
3.说到钢铁侠的惟一性,这是电影的一个硬伤。盔甲是可以复制的,反应炉是可以复制的,甚至在钢三中终极人类的身体改造也是可以复制的。那么钢铁侠可以不只一个,而是成千上万个,甚至一支军队都可以变成钢铁侠。詹姆斯上尉的钢铁爱国者就是证明。托尼斯塔克的特殊性在于,他有一个超级大脑,是这些机甲的发明人,但是这跟他是不是钢佚侠并没有直接关系,毕竟打仗和搞发明是两回事,别人穿着这些机甲打起仗来并不会比托尼弱。鉴于钢铁侠在复仇者联盟中是绝对的主力,那不量产化就真是不合理了,何况托尼还因为保护地球抵抗外星人入侵的压力而患了焦虑症呢?
4.还是关于钢铁侠的设定。大家都知道,核反应堆既然能实现小型化,那大型核反应堆是更不成问题的。也就是说利用钢铁侠的技术来建强力的武器是绝对不成问题的。托尼以前保留技术,是因为不想世界因他的武器而加剧战争,但是随着外星人的入侵,相比之下,制造武器的理由已经足够了。这一点,在钢三中也显示了托尼思想的转变。其实我们看电影中,钢铁侠的战斗力,无非是机动性强,武器强大,这一点F22飞机恐怕也可以做到,一个钢铁侠的战斗力恐怕不比一架战斗机更强。在这种情况下,地球人抵抗外星人难道还要只靠那几个不靠谱的超级战士吗?
以上是我的一点小抱怨,可能有人说我太较真,其实对这类满足童年幻想的电影,我还是比较认真的。呵呵。

1.《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中将绿巨人,送回地球之前,海姆达尔说:众神之父,让黑暗魔法最后一次流经我的身体。”这是洛基在《复仇者联盟》中对雷神索尔说的话。

前言:

这是一个原作粉的抱怨,所以看不顺眼可以无视掉。

另外最后说件事,看钢三首映,其实是买了两张票,约了心仪的妹子去的,没想到被放鸽子了,所以,爆满的电影院中,只有我旁边的位子是空的。。。真巧,钢三,也是一个被放鸽子的男人的复仇故事,这倒是有趣极了。呵呵。。

图片 1

本篇讨论的是漫威电影宇宙《钢铁侠3》的内容。昨天讨论了:没有自大、挫败、恐惧的钢铁侠,不是穿上机甲后的托尼·史达克 | 钢铁侠的人性

作为一部单纯的商业电影,这部片子可以打至少八分,全篇无尿点,情节紧凑,处处神展开,动作场面扣人心弦,对人物也有深入的挖掘,被称作是钢铁侠三部曲中的最佳作并不为过。
但是,要我称赞它是一部好的钢铁侠电影,我做不到。整个观影过程中,虽然场面是如此精彩,情节是如此曲折,但却莫名其妙地觉得越看越郁闷,觉得不对味,觉得胸口有什么被堵着没法通气——这种不爽,在托尼炸掉全部装甲和扔掉反应堆的时候达到了顶峰:我觉得,它不再是一部钢铁侠电影了。
原作粉对它感到愤怒的原因有很多:例如托尼的死敌满大人竟然被塑造成一个跳梁小丑,例如生硬插进去的中国版急诊室故事,例如绝境的使用,等等。但仔细想来,这些都不是让原作粉感到不爽的深层次原因,归根结底,这些都是细枝末节的问题。
真正让我觉得“不对味”的,是这片子从人物塑造和主旨上都偏离了钢铁侠的主题。
电影看完后,我曾在短评中写到,钢3想表现的托尼的“焦虑症”心理脉络是他和装甲的纠结关系:纽约让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自己只是凡人,因此才无比焦虑地关在实验室里不停地造装甲,靠装甲来获取安全感,装甲业已成为他的囚牢。最后他把所有装甲都炸掉,象征他终于从这种心理解脱,然而电影却没能将这条线索整理清楚,这是让我觉得不满意的地方。
可是和朋友讨论之后,我开始发现,且不论这条线索的技术失误,甚至是这条心理暗线本身的安排也不对味。
托尼斯塔克是怎样的人?
在《恐惧本身》中,眼看大蛇手下的天锤尊者在地球肆虐,绝望愤怒的托尼找到奥丁,要求他给予人类反击的机会。他对奥丁说:“你知道我在大战前都干什么吗?我造武器。非常牛逼的武器。”
这才是托尼斯塔克,他是一个创造者,革新者,技术边界的探索者。他绝不是什么修理工。他也不会搞化肥炸弹,搞秘密潜入,搞枪战。这些对于托尼斯塔克来说,是很掉价的。面对比他更加强大的敌手,托尼的态度一贯都是“我不怕被你的技术打败,因为我总是能造出比你更牛的东西来击败你”。因此,当预告片中出现手术室镜头时,人们翘首以盼托尼会以生命做赌注,为自己做绝境改造,然后超越对手,击败对手——因为,这就是托尼斯塔克会干的事啊!可事实证明,这还是个预告片欺诈,就和满大人欺诈差不多。他击败对手靠的不是技术上的超越,而是人海战术和开挂小辣椒。
在我心目中,托尼斯塔克所作的一贯都是一往无前、不管不顾,把科技运用到极致,哪怕面对凤凰、面对灭霸、面对天神组这样的敌手,哪怕他不停地犯错误,他也从未停止过科技上的不断探索。即便是在被人骂很烂的钢铁侠2中,托尼的这种探索也从未停步,他的革新者和创造者身份也是引领全篇的。而朋友说,在钢铁侠3中的托尼,“在科技竞争面前手足无措”。
钢铁侠又是什么?
细究起来,上述那条“在神和外星人面前发生了动摇”的心理线索就是在这里出现了奇怪的偏离主旨问题。钢铁侠的主旨之一确实是托尼斯塔克的自我怀疑,但他怀疑的从来都是自身道德价值,他作为的正确与否。对技术能力,他从来都是完全自信的,他从未怀疑过自己造不出更厉害的东西,没害怕过自己不能超越人类乃至是神。托尼斯塔克所真正恐惧的,其实是被装甲束缚、装甲价值甚于他本身、自己无法做一个好人、以及技术被他人所滥用。同样的,钢铁侠的另外一个主旨确实也是托尼斯塔克和装甲之间纠结又复杂的关系,但纠结和复杂并不仅仅在于他对装甲的依赖。他和装甲其实是一体两面:钢铁侠的装甲象征的是对他脆弱人类本身的超越,是对他死亡商人的超越,是他身为超级英雄的自我,是对托尼斯塔克本身的超越。可是另外一方面,钢铁侠的身份,装甲本身,又将他和其他人隔离开来。装甲和钢铁侠是他用来自我保护的东西,但又让他成为man in the shell,成为孤立的、被这装甲囚禁的人。托尼斯塔克和钢铁侠,从来都是在不停地相互争斗,相互和解,相互融合,螺旋式地迈向下一个阶段。
而这部电影却彻底将托尼斯塔克和装甲割裂开来了——装甲被当成是一种外在的单纯的工具,可以解脱的心理状态,制造装甲是一种惶恐的病态,是某个“可以跨过清零从头开始的人生阶段”,或者放烟花的材料。影片最后,当托尼炸掉装甲扔掉反应堆的时候,态度就像是“我扔掉了奶嘴,现在长大成人了”;他简直是抛弃了钢铁侠的身份,而不是与这个身份达成和解。尽管他在片尾赶紧补充了“我是钢铁侠”这样的宣言,而对原作粉看来,这就是要托尼斯塔克从他另外一半的自我那儿逃开,既没有道理,又让人恼火。同时,借着“他摆脱了拼命制造装甲的焦虑”,这部电影还彻底剥夺了托尼创造者和革新者的身份,冠之以一个莫名其妙的“修理工”定位。
拜托,身为天才,宛如洪水,席卷一切,破坏一切,这才是托尼斯塔克作为未来学家降生到世上的天职,修理工?那是Jarvis的工作。
我很理解,包括预告片欺诈在内,编剧和导演都是想要突破窠臼,想要深入挖掘人物,但在原作粉看来,这是让我们感到万分痛苦的方向错误——想要突破窠臼,就颠覆原作的世界观基础,让其成为笑话;想要深入挖掘人物,挖掘出的却是RDJ,而不是托尼斯塔克。这部电影,精彩归精彩,却归根结底成了RDJ和Black的电影,不再是钢铁侠电影。
我想,对于这片子的评价,普通观众和原作粉必将出现巨大分歧。而我呢,我现在算是多少理解了蝙蝠侠粉丝看待诺兰三部曲的心态了。

2.托尼斯塔克的旧翻盖手机是史蒂夫:罗杰 斯在《美国队长3:内战》结尾留给他的。


——————
关于诺兰三部曲的疑问,请看我在本楼的已有回复,我想我已经把问题说很清楚了。以后相关问题不再作答。

图片 2

1

——————
电梯

3.当钢铁侠使用他的纳米技术套装时,它甚至会吸收他的太阳镜

你为何会去看超级英雄片?明明知道他们的套路都极其相似——美人、超能力、拯救世界。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912350/?start=100#comments

图片 3

有人为了享受酷炫特效带来的视觉刺激、有人会被英雄的成就与荣耀所吸引、有人享受电影情节起伏带来的热血沸腾、有人是扮演超级英雄明星的粉丝……

4.在早期的战斗过程中,黑矮星的手被关闭的传送门切断,后来的战斗过程中,他又带着一只假手出现了。

英雄,天命赋予其超常能力与人格。他们中的一些甚至被塑造的特别完美,比如人格、智力、体能都爆棚的超人克拉克。奇怪的是,同为英雄的托尼·史达克,不仅花天酒地还曾是个军火商人,没什么责任感不想干CEO就把工作丢给老婆,极其自我为中心迟到嘲讽人是家常便饭……

图片 4

人们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浑身是缺点的英雄?

5.绯红女巫和幻视的灯。 房间的颜色与他们各自的能力相 匹配。

在《钢1》里托尼·史达克的花天酒地不仅反衬了他非凡的创造力,且释放了每人内心的渴望——只要自己有个天才大脑,除了发明和耍帅啥事儿都不用管最好。

图片 5

在《钢2》里托尼·史达克的傲慢和自大反衬了他内心对于自己将死的恐惧,由此,当他继承父亲遗志重整旗鼓时,温情融化了他原本恐惧塑造的自大而扎人的刺。

6.当卡魔拉刺伤灭霸时,她的武器上没有任何血迹,这表明他们是在一个虚假的现实中。

在《钢3》里,托尼患上了焦虑症,只要有人在他耳边提到“虫洞”“外星人”“纽约袭击”这些原本属于英雄事迹的字眼,托尼反而会心跳加速、跌跌撞撞的跑向他的机甲,呼唤贾维斯帮忙扫描身体指标……

图片 6

很多观众,尤其是中国观众看到这幕的时候会觉得很荒谬。一个超级英雄,怎么能被“心理问题”打倒呢?我们无法接受的不是超级英雄有缺点,我们无法接受的是超级英雄有心理缺点——到现在“看心理医生”还部分等于“精神病”。在国人的视野里只会出现两种有心理疾病的人,一种人有病装没病,一种人装不下去自尽。

7.格鲁特正在玩一款叫做“防御者”的掌上游戏,这是一款80年代的街机游戏,玩家必须打败一波又一波的入侵外星人。

因此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英雄也只有两个结局:1.苦撑微笑说没事  2.英勇就义

图片 7

2

8.灵魂宝石的力量瞬间将奇异博士的灵魂从他的身体中敲出。

图片 8

图片 9

托尼·史达克在钢铁侠3中,基本上扮演了一个由苦撑到自我治愈的过程。这个过程中,会暴露大量负面情绪。比如焦虑。

9.当奇异博士使用咒语来控制灭霸时,你可以看到当灭霸激活灵魂和能量石来识别真正的奇异博士,并挣脱他的控制时它们就会亮起来。

焦虑作为一种复合情绪,是恐慌感和急迫感的集合。生活在都市的人无时不焦虑,我们为“是否能活得下来”恐慌,又为“是否能活得好”急迫。

图片 10

托尼也一样,当他经历外星人袭击地球之后,曾经最聪明的他看到了天生神力的雷神和心慈人帅的美国队长,原本引以为豪的钢铁战衣无论和队友比、还是跟外星人比都显得那么战五渣。这事儿本就蛮伤自恋。

10.从卡魔拉旁边的血迹表明,她不是第一个为了获得灵魂之石而牺牲的人。

因此《钢铁侠3》一开头,托尼就在实验室里几宿没睡的研究“机甲飞来”的新招式。托尼头疼自己的战斗力是否强大,就像我们每个人在工作瓶颈时会怀疑自己的能力。

图片 11

然而复仇者联盟里,美队还问了托尼一句:脱下盔甲,你是什么?

11.在一个场景中,彼得问托尼是否见过外星人。后来,托尼把德拉克斯按倒在地,他的枪就像一个异形,创造了一个类似《异形》经典瞬间的视觉效果。

这句话引发的就不是一般的焦虑,而是对自己存在价值的焦虑了。

图片 12

从《钢铁侠1》到《钢铁侠2》,托尼史达克从最初的军火贩转变成了维持正义的钢铁侠,又和很多想要抢夺机甲技术的人交战。托尼不希望自己的造物——IRONMAN机甲,踏上成为杀人工具的老路。却在《钢铁侠3》中因自己的梦中的焦虑,无意识启动了机甲,差点杀掉小辣椒。

12.在最后一幕中,灭霸看着日出,他的盔甲像 稻草人一样站立着,这是漫画中的一个场景。

包括托尼的新敌人,精于生物科技、利用绝境病毒制造人肉炸弹的基里安博士,他研发病毒的原始公式是托尼在喝醉泡妞时写的……最终绝境病毒感染了自己的爱人小辣椒。

图片 13

早在片头恐怖组织之所以能毁掉托尼和小辣椒的家,也是因为托尼气盛挑衅恐怖组织还报了自己的住宅地址。

因自己的创造物,而伤了自己的爱人。托尼·史达克开始发自内心的质疑自己造物的价值,甚至怀疑自己所创造的本就不该存在 ——《钢铁侠3》中反复出现了这种存在焦虑:我配做一个英雄么?

3

图片 14

就像平常人怀疑自己职位不胜任,会考虑是否要辞职,英雄若总是怀疑自己是否配做英雄,则会导致约拿情节。

“约拿”本是圣经人物。他是神前程的信徒,且一直渴望能够得到神的差遣。当神终于现身且给任务时,约拿却他逃跑了,神的力量到处寻找他,唤醒他,惩戒他,甚至让一条大鱼吞了他。约拿几经反复和犹疑,才完成了他的使命。

“约拿情节”指的是那些渴望成长又因为某些内在阻碍,害怕成长的人之心结。换到托尼·史达克的身上,我们虽能看到托尼想要成为钢铁侠,却一直在自负、自卑、焦虑、狂妄中挣扎,且每次出现差错,多少是因为自己无法控制这些情绪。

无法控制情绪、尽到责任,只是个表象。实质的内里,是认同感的缺失。从前两部《钢铁侠》中我们能得到一个明显的信息:托尼从小是个天才,却又异常孤独,孤独到他需要自己做出一只机器手来陪伴自己。他对人疏离感的表现即是不顾及他人的感受,他一度对父亲从没有说过爱自己颇有微词,因此对自己所爱之人表白也难得要死。

并且,一个没有得到过认同感的孩子,心底会不时质疑他人为何不认同自己。桀骜不逊看似是不在乎认同,其实是质疑他人:我这么浪,你还认同我在乎我么。这个考验唯有小辣椒和贾维斯通过了,因此托尼最爱的人是小辣椒,最信赖的人(程序)是贾维斯。

但即使得到了小辣椒的爱和父亲的认同,托尼是否认同自己则成了终极命题。在这点上,他和大多数人一样——无法正视自我认同。

因为,自我认同意味着成为自己的上帝,意味着自己为自己做选择,意味承担所有自我选择的后果和责任,意味着坚持己见、脱离大众而带来无穷的孤独感。

4

图片 15

《钢铁侠3》的口碑很烂,一方面,是观众期待看到一个英雄代替自己快意恩仇(钢3显然没做到)。另一方面,托尼在自我认同中,选择炸掉所有机甲、将方舟反应炉从胸口取出……许多观众批判这是托尼不自信的表现,恰恰相反,这是托尼极其自信的表现。

炸掉所有机甲——不再需要机甲逞强,他自己就很强,现有的机甲没了再造又何妨。

取出方舟反应炉 —— 将自己内心的护罩取出,接受自己是身躯弱小,但拥有强大创造力的人类。(虽然这么说,笔者也不得不吐槽炸机甲时情节转换太生硬。)

钢铁侠三部曲呈现了一个英雄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人们喜欢钢铁侠,不是因为他完美,而是托尼就像一面镜子,映照出我们自身软弱的一面:不想担责、不敢爱、想要创造又恐惧自己的创造、无法认同自己却表现的很自恋。

想要战胜这些弱点,就得先看到弱点背后那个曾经受伤的孩子(所以钢三里,托尼最落魄时支持他的也是个孩子),直到从情感到理智上都能接受曾经受伤的、不堪的自己,自我认同而非自我羞耻/自我放弃的心结才能打开。即便无法完全超脱我们内在的恐惧,仍能以勇气前行。

图片 16

感谢您读完这么长一篇文章!

漫威电影宇宙钢铁侠三部曲结束

↓前两部在下方,你或许会感兴趣↓

深度分析 | 机甲对托尼•史达克究竟意味着什么? (1)

没有自大、挫败、恐惧的钢铁侠,不是穿上机甲后的托尼·史达克 | 钢铁侠的人性(2)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抱怨几句,不是好钢铁侠电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