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设定,疯子造世界

设定非常有趣,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载着6万人和能够重建生物圈的所有材料飞往遥远未知的宜居星球。在百年旅途的一个节点上,收到地球的最后信息告知他们已经是仅剩的人类了。地球在一天内消失在宇宙里。这一点其实很有趣,电影并没有说是战争或者核爆炸毁灭了地球,而是直截了当的说地球消失了。啊哈,这可算达成了人类的目标啦。印证了当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后,人类奇特的宣言:“朝着摆脱地球对人类的束缚的第一步。” 地球消失了!人类最根本存在的载体就这样在一天内消失在冰冷黑暗的宇宙中啦。从此人类再也不能被称之为人类了,最基本的生存状况已经被改变,简直像失去源头的水,莫名其妙的飘在宇宙中。最根本的来自于起源的束缚已经消失了,迎来的是绝对的自由吗?任性的反派如此认为,可惜仅仅只不过是疯癫和虚无罢了,连最基本的人命都成了儿戏。可怜的Boss精神分裂不多自己告诉自己他草菅人命的行为是对的,是好的,是没有任何人会来judge他的,因为在绝对的自由下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但是Boss心里知道这是不对的,他如果认为这是对的,他才不会这样祈求式的辩解自己的行为,所以在绝望和虚无中他疯了。
然后Boss就开始随机放人出来玩,让人们自相残杀,最后导致40代人之后船上只剩下了几个没变异的人类和一大群吃人肉的变异人类以原始印第安部落的形制存在。这是我最不满的地方!美国人总喜欢想象这种回归野蛮的自然状态,尤其是资源有限的时候。我始终觉得即使有特殊的适应环境的酶,和不得不吃人肉的情况,以及40代的漫长岁月,人也不会退化到野蛮状态!6万人又不都是胚胎!而且他们生活在飞船里不是大草原上什么都没有,只有大胸妹子一个人知道养蝗虫,只有主角一个工程师,雪国列车都知道用蟑螂可以生产蛋白质块。人类竟然要靠进化野兽本能才能生存下来,那么大的飞船是魔法变出来的吗,这也太小看技术宅工程师们了。即使变异出了怪物,难道之前没有人建立一些防线吗,感情主角没有在更早的年代被唤醒。在宇宙飞船上养出带着金属片片当装饰的野蛮原始人也是醉了。

库布里克以一个艺术家的犀利目光,通过自己的作品,深刻地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所固有的种种矛盾和丑恶现象,但又受到自身阶级的局限和资产阶级世界观的束缚,找不到解决矛盾的办法和途径,结果必然滑向悲观主义、神秘主义和不可知论,从而对人类的未来作出悲观的描述。

因为先前看过预告片的缘故,一直觉得这部片子应该很酷,所以下好后一直存放在电脑中,几次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观看,今天出去玩了一天,回来正需要一部比较刺激的片子,而且,它没有让我失望。
故事描述的是未来人口暴增,资源已经消耗殆尽,尽管有非常犀利的高科技,人类还是得面临如此尴尬的生存问题。而故事描写的是人类为了寻找新的栖息地,向广阔的宇宙进发,发射了名为“极乐世界”的宇宙飞船,准备迁移到新发现的星球。
背景大概就是这样啦,情节呢,总体属于恐怖惊悚的风格,恩,我喜欢这种幽闭空间的类型,虽然没有传说中的封闭空间恐惧症,但是每个人应该多少都会有那么一点点。主角是个能人,至少在技术方面非常过关,因为长时间休眠的原因,他们醒来都会有些许的失忆,男主角忘了此行的目的,忘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对于飞船的各种设施设备却了如指掌。
随后另外一个哥哥也出现了,他是主角的领导,他们在飞行驾驶室却无法控制飞船,原因是动力出现了问题。男主角自告奋勇要去飞船另一头重新启动动力来源反应堆,却在路上发现了女主角和一堆莫名其妙的生物,拥有着高速的移动能力和吃人的“性格”。虽然这个设计不怎么地,但是还算勉强可以接受。
其实说是恐怖片,也不恐怖,不过气氛做的相当好。但是对于我的特殊爱好来说,我更喜欢主角们不要那么英勇,疲于奔命,逃,才是恐怖片的精髓嘛。还是那句话,封闭的飞船这个大舞台,是一个非常好的恐怖片大背景,而且时空旅行,也为故事背景做了很好的铺垫。美中不足就是那些食人变异体的设定,说实话,有明显抄袭异形的痕迹,而且,明显不如异形刺激,后面那个“Farmer”和一个变异体单挑的情节都让我喷饭了,没有武器还给他送一个然后两“人”再开打,拜托,这段毫无意义又有些不伦不类的情节,就不该存在。试问,一个没有头脑只知道吃人的生物,还能在“单挑”面前保持“绅士风度”,公平第一,胜负第二?!
之后是一些深度的东西,感觉处理的很不错,人类在绝望的边缘,很容易做出变态的事情,人类在受到各方约束的时候,很希望能够挣脱束缚,do everything you want to do.当全船人都在长眠的时候,只有三个人得知了地球已经杯具的消息,全宇宙仅存的人类就都在这艘“极乐世界”上了。结果先是自身纠结,再是互相不信任,直到自己孤独的面对着所有沉睡的人。然后,人类又像一匹脱了缰的马,任意的放纵自己,将全船沉睡的人当做了玩具,任意摆弄……封闭空间 对未来绝望,这就是人类走向的自我灭亡之路——自建世界,自封国王,创造毫无意义的人吃人世界。
话说前面做的非常好,但是后面却有点虎头蛇尾。随着故事层层剥开,变异体也变得“活跃起来”,基本几分钟就能见到他们的身影,设计的太过频繁,而且也让观众看了不再觉得可怕,因为这帮主角们实在太牛了,在如此狭窄的通道中奔跑的速度不比一头发狂的猎豹差到哪去,以至于全篇我都在看变异体追主角,变异体追主角,变异体追主角……却从未被超越。而且结尾男主角终于发飙乱开枪导致舱体受损,我以为该结束了,终于看了个悲剧结尾的!正在Happy中,大量的水涌了进来,主角们却奋力将自己放在了小舱中弹射了出去……弹啊弹啊弹啊弹啊弹啊弹啊弹啊弹啊,这段弹得时间我就在想,我靠,是不是他们已经到了新星球?果然,画面亮了。然后我又想,这么大力的弹射,不会冲出水面直接弹到宇宙中吧?结果妈的导演真给力,直接弹到水面上还顺便将舱门给弹了!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我物理什么的学的确实很次吧,但是貌似也不该这么弹吧?纠结。
不过抛开这么没有创意的结尾来说,本片还是很不错滴,值得看个高清(因为通片很黑,不高清会看的很杯具)。

       喜欢各种cult片儿,这种类型片看太多了落下个病,每当剧情发展到关键时刻就下意识的跟自己说,别上当,导演就想忽悠你。结果还是在看见鱼的一瞬间傻眼了,深海恐惧症啊!亲娘!这可比太空绝望多了!心都凉了…
       以为片子会在这儿结束,看来我太悲观了,导演还是给留了点儿希望,但这希望着实渺茫。别的都可以忽略,单说人性,这剩下的一千多骤醒地球人和肯定没死绝的变异人在这么个未知的环境里能发展成什么样儿,只能说凶多吉少。Gall说:“上帝早就和毁灭的人类一起消失了,这里没有法律没有秩序,没有好与坏,只有我们。想象一下,就一分钟,你不再受任何道德约束,你会惊讶的。这是极度的自由。”而在另外一部跟这片儿完全不挨边儿的国产电视剧里,有个叫果青的地球人说过这样一段话“没有绝对的自由,也没有绝对的快乐。 在束缚中寻找自由,在痛苦中享受快乐。”
       自由是什么?虽然没人能给它定义,但它一定是相对的。在Gall担当上帝的Elysium世界里,绝对自由带来的是灾难。在人类成为食物链顶层的地球上,绝对自由带来的是毁灭。这几天正好在看《地球往事》,第一本刚看完,智子到达地球,对撞机挂了,三体人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合上书问自己,在三观都被彻底颠覆了之后,做个拯救派还是降临派?或者更痛快点儿,自杀?反正杀人我是干不出来,不过也许是还没逼到那份儿上?我是一直相信外星生物肯定存在的,所以这种假设并不荒诞。一开始我觉得自己会是拯救派,至少从根儿上说我是地球人,不管对这个世界有多少无奈和不满,我还是爱它,也希望人类继续存在、进化。可人类在这个星球上都干了些什么?无休止的繁衍,过度消耗资源,污染环境,对其他物种的杀戮,连对自己种族本身还得隔三差五抽疯打个仗,简直就是争分夺秒往灭绝的死路里奔!这样的玩意儿,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最近讨论世界末日的电影越来越多,我不相信玛雅人的2012,但我也从来不把《后天》《2012》这种片儿真当个故事看。如今这么下去,早晚只能是完蛋艹。往好了想,地球这个当妈的看孩子忒不像话了,娘都快搞死了还不消停,大人小孩儿只能保一个,得,人类灭绝,地球从冰河期重新来过。往坏了想,孩子大了妈也管不了了,最后就像片子里讲的,噗嗤~全都消失了。
       Mega的影评里有一段儿说的挺客观:“飞船内的生态其实是地球生态的类比,即在一个资源有限的封闭空间内,人类自由发展的最终结局就是人吃人,最终文明彻底毁灭,其实处理成变异人我认为还是为了恐怖的效果和不至于太过惊世骇俗,其实我觉得直接处理成人类自相残杀也是符合逻辑的。在飞船里,资源是极其有限的,为了生存,不是你死就是我忘,道理就是这么简单。争夺有限资源最理想的人类社会模型就是非洲的小型部落,部落中一部分人负责猎杀其他部落成员,一部分人负责保护自己部落成员,另一部分人负责养育下一代人,很残酷,但也很现实。地球看似很大,还有很多资源可以利用,但如果任由人口无限增长,资源任意消耗,最终突破资源消耗与资源产生的平衡临界点后,毫无疑问,也会进入和飞船生态一样的“人吃人”阶段,虽然不一定以真的吃人的形式表现,但战争其实对于资源战来说甚至比吃人还可恶,至少被吃的人进入了食物链,其剩余能量被充分利用了,而战争则完全是加速消耗资源——影片中地球上虽然有240亿人口,却在短短几年的战争中就被全部消灭了,而飞船上的原始人吃人生态却延续了800多年。(这也正是叶文洁所提到的宇宙社会学基本定律的形成基础)如何让地球生态良性发展?人类这个物种究竟能不能够永久地延续?如果人性无法被改造,那我们的出路在哪里?这个话题又可以被无尽地探讨下去了,计划生育or飞出地球,这是一个问题。 ”
       要我说,最终还不是计划生育或者飞出地球的问题,而是人的本性。性本善?性本恶?如果人类始终站在生物链顶端肆无忌惮,就算把地球干死了还有Tanis也没用,那只不过是第二个地球,情等着被吸干吧。(这样看来,即使在能源消耗这一层面来说,探知可逆也是非常合理的基本规律!)
       所以,我原来是个降临派!!!我不相信时至今日人类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果真的有更高级的智慧体,他们比我们更有权利享受这个美好的星球上的一切。

影片里,神秘的黑色石板总是在人类发展的关键时刻出现。巨大石板的第二次出现是在月球上。五名宇航员离开飞船,走到黑色石板面前。当海伍德·弗洛伊德博士用手轻触这块石板时,他的动作与类人猿触摸石板时一模一样。显然,在这里,库布里克通过隐喻告诉我们,人类的发展历程依然是在神秘石板的控制下进行。这时银幕上出现“木星任务”、“18个月以后”等字样。接着,“猎户座”飞船已经向木星方向飞去。可是,人类并没有飞向美好的未来,相反,人类却驶向死亡。

       看片儿的时候一直不自觉的想起小时候在科幻世界看过一篇很短的小说:一个少女以极其细腻的口吻描述自己所生存的环境。那是一栋巨大的楼,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层,每层都有不同分工,上课在73,游泳在105,吃饭在56,听音乐在243……17年,她从没出过这栋楼,透过显示器模拟的玻璃窗,她看到春天的草地,秋天的落叶。她总问妈妈什么时候能走出去感受那个真正的世界,妈妈说,等你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我带你下去。这天终于到了,已经成年的她兴奋的跟着妈妈一层层下到之前被禁止踏足的底层。妈妈触动一个开关,地板褪去,她站在一面透明的玻璃幕墙上,脚下是一片星空,不远处有一颗巨大的火球刺痛双眼。妈妈说:我们其实一直生活在一艘宇宙飞船上,两百多面前我们的祖辈从地球出发,在执行任务途中发生故障偏离了轨道从此再也没能回去。现在我们在宇宙深处不知名的角落里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让飞船不坠入你脚下燃烧着的恒星中。
       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的我;宇宙深处迷路飞船里的姑娘;被告知地球已经毁灭的Gall;抬头看见一条深海鱼游过"深空"的Bower;发现三体文明已将基础物理锁死的杨冬……如果人类能像三体星人那样将思想以具象的形式传递,那么能用于传递此时感受的词汇将只有两个字:绝望。
       在看完这部电影并且断断续续写了以上文字之后,又把地球往事第二本《黑暗森林》看完了。此时脑子里印象最深的只有两句话,一句来自刚刚得知“探知可逆”的大史:真他妈黑啊,艹!
        另一句来自自神风自卫队员遗书中简短的一行——妈妈,我将变成一只萤火虫。
       
        科幻是相对的,不存在耸人听闻,在“上帝”掷骰子的时候,今天的难以想象,也许就是明天难以逃脱的结局。

《2001年:太空遨游》是库布里克创作的对未来进行哲学思考的三部影片中的第二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其他两部是《奇爱博士》(1963)和《发条桔子》(1971)。这三部影片是他创作高峰期的著名三部曲,也是他艺术成就上的三部代表作。

库布里克关心人类未来命运的这种忧患意识在他所创作的对未来进行哲学思考的三部著名影片中都有程度不同的反映。在《奇爱博士》里,五角大楼的椭圆形作战室,由电脑控制的巨幅地图,巨大的B—52战略轰炸机,装备先进的空军基地是现代社会高效和进步的表象,同时又是失去控制和失去理智的象征。换言之,这一象征社会进步的高效结构却变成了制造死亡的有效机器。在《2001年:太空遨游》里,人类的物质文明和科技力量已发展到太空探险阶段,结果却使人类在神秘力量面前无能为力地死去。在《发条桔子》里,库布里克通过阿历克斯这个形象向我们具体地展示了未来社会的可怕景象,说明色情与暴力是未来社会无法摆脱的两个毒瘤,只好听其自然,任其发展。

库布里克安排了这样一个哲理化的结尾是耐人寻味的。戴维在瞬息万变的太空中迅速老化,接着宇宙胎儿诞生,暗示人死后复生,但又不是简单的再生,而是宣告人这一旧物种在经过黎明——衰老——死亡的进化过程后已不复存在,一个全新物种取而代之,使宇宙生命得以延续。现在,宇宙胎儿继人类之后在太空遨游,不同的是,他不受任何物体的阻碍,也不受任何环境的影响,自由自在,任意翱翔,但同时他又极为孤独,毫无力量。我们不禁要问:他为何在太空翱翔?谁又给他指引方向?问题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显然,操纵我们人类和宇宙胎儿命运的都是一种超自然的智慧力量。但操纵宇宙胎儿的智慧力量是否仍来自那块神秘的黑石板,还是别的什么力量,影片没有说明,给观众留下了思考的余地。

神秘的黑色石板本身就是矛盾的化身,它既是促进社会进步的动力,又是妨碍社会前进的阻力。类人猿触摸它,于是学会了使用兽骨作为工具,这当然是进步的象征,但首次接触就学会了用骨头进行屠杀,这又是破坏的开始。影片里的几个特写镜头让类人猿的一只巨大前臂占据了整个画面,手里握着骨头,猛砸地上的白骨和其他动物,预示着人类野蛮行为的到来。库布里克为了减缓人们对类人猿野蛮行径的反感,特意安排了让它们受到攻击从而被迫进行自卫的镜头。但是接下去的镜头又描绘了类人猿之间为了争夺地盘而自相残杀,隐喻人类嗜杀成性,未来的社会是充满暴力、从屠杀中寻找乐趣的社会。在自相残杀的过程中,一根兽骨抛上天空,立即化作一艘宇宙飞船,人类一下子从蛮荒时代进入太空文明,对历史的进程作了最简洁的概述,构成电影史上一段非常著名的剪辑。但是,这一飞跃却加速了人类的灭亡。如果说类人猿为能学会使用兽骨当武器而欢呼雀跃、兴奋异常,用最原始的方式表达自己喜悦心情的话,那么在集人类科技大成的宇宙飞船里,我们却看不到宇航员的欢乐与激动,他们只是被动地从荧屏上接受各种信息与数据,甚至从地球上传来的家人问候也没能让他们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库布里克有意这样安排,因为在他的构思里,人类正是乘坐先进的宇宙飞船走向死亡,当然也就没有欢乐可言。

首先向人类挑战的是宇宙飞船的中枢神经、人类自己制造的哈尔—9000智能电脑。正是这一最安全、最可靠、最先进、与人合作最好的电脑却起来反抗人类的控制,非置人类于死地而后快。它先杀死正在进行科学试验已进入冬眠状态的宇航员。然后又杀死弗兰克,并企图将戴维永远留在太空里。不过,在激烈的人机对抗中,人最终还是胜利者。而当胜利者戴维驾驶飞船出现在太阳系最大的行星——木星——附近时,突然黑色石板又再次出现。随着石板第三次神秘地出现,人类的末日终于到来。

50年代及以前的传统科幻片在描绘人类未来的影像设计上或在描写“先进的”外星文明方面均以整洁、宽敞和秩序为其表象。金属、玻璃、塑料构成未来世界的物质实体。高效和进步是这个社会的特征。在这些影片中,我们看不到木制的东西。服装是统一的、整洁的、紧身的。人类聚居地宽敞明亮,秩序井然。除了在描绘广阔无垠的外层空间外,很少使用深色影调,大量运用高调画面,给人以明朗、纯洁的感觉。总之,传统科幻片像乌托邦文学一样给我们描绘了一幅未来世界的美好景象。

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托马斯·莫尔爵士(1478~1535)在他的名著《乌托邦》(1516)一书中,描写了一个最美好的理想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实行共产主义的公有制,普及教育不分男女,宗教信仰绝对自由,人们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他把这种社会叫做“乌托邦”,意即没有的地方。这种乌托邦文学一直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公元前427~347)的作品《共和国》。所有乌托邦文学的共同特点是给读者描绘出一个理想的完美世界,纯洁、理智、秩序为其特征。到了20世纪,由于反乌托邦文学的兴起,乌托邦文学所制造出来的未来世界模式也随之消失。但是,奇怪的是这一模式在电影中,特别在科幻影片中,不但存在,而且以不同形式表现出来。究其原因,也许是在电影制作中重复比创新容易得多。

未来怎么样?是库布里克在本片中提出的一个尖锐问题,也是人类普遍关心的一个重大问题,同时又是一个意味深长、富于哲理、发人深省的问题。

影片里,神秘主义的具体体现是那块具有象征意义的黑色石板。这块石板像上帝一样拥有不可抗拒的巨大魔力,历史的进程由它摆布。它教会我们的祖先——类人猿——如何使用工具争取生存和如何使用武器进行杀戮,它引导人类进入技术完善的世界,它把地球人带到一个超越人世和宇宙而存在的无垠空间。既然历史的进程完全由这一超自然的力量来控制,人类只好处于任其摆布的被动状态。人具有智慧,聪明绝顶,能制造出像哈尔—9000这样的智能电脑,并在其失控的情况下将其战胜,但在神秘莫测的力量面前却无能为力,结果被更高级的物种取代。

库布里克在这部影片里一反传统科幻片的模式,对未来社会作了不同的阐释,得出了悲观的结论。在本片中,从表象上看,“猎户座”宇宙飞船宽敞明亮、秩序井然,看不到任何木制的东西,宇航员着装统一、紧身、一尘不染,与传统科幻片没有什么区别。但从思想内涵上看,却有着本质的不同。这不是一部单纯追求票房价值的普通太空探险片,而是一部探讨人类前途与命运的富于哲理的影片。库布里克考察了人类进化的整个过程,从人类起源到太空探险,在茫茫的宇宙中寻找人类应有的位置,结果随着新物种——宇宙胎儿——的诞生,旧物种——地球人——走向灭亡。在这里,库布里克向人类敲响了警钟:尽管地球人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使自己拥有了高度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科技力量,尽管作为地球人的优秀代表戴维在与哈尔—9000智能电脑的搏斗中取得了胜利,但人类连同现代科技的最高成就宇宙飞船一起却被一块“像上帝一样的”不可抗拒的黑色石板撞进宇宙深处而消失。由此可见,在库布里克看来,人类未来面临物种进化的严重挑战,而作为旧物种的地球人在这场挑战中必然会被作为新物种的宇宙人所击败,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必然结果。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有趣的设定,疯子造世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