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将上下而求索,一部好电影

因为喜欢原著小说、喜欢贝尔,所有对这部电影期待已久。
观影前,面对豆瓣上铺天盖地的一星族,我是有些却步的,好在,还是情绪驱使去看了首映。
严歌苓的文字从来都不华丽,却在字里行间带着浓重的乡土气,故事讲的很流畅,从最早看到的《少女小鱼》到《金陵十三钗》无不如此。张导的电影很巧妙的回避了书中人物的堆砌和对故事稳健扎实的叙述,成功的用电影的语言和激情还原了原著要表达的那种压抑的震撼人心。
教堂里,约翰铺开旗子说着上帝的仁慈让女学生们躲到自己身后的那一段所带来的震撼是让我惊叹的,而随之而来的失败又是那样真实可信,这样的视觉和心灵上的冲击是书本没法带来的,要感谢电影的语言和编剧改编小说的成功。
一边是纯洁的少女,一边是风尘巷子里的女人,哪个更应该被救赎,在过于纠结所谓高雅的人们中,大家都忘记这样的背景这样的故事所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静下心来,故事不过是在讲述南京沦陷的那段时间里,这两个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的群体间的碰撞和融合,有什么可值得那么多人来诟病电影的呢?无法理解。
中国的电影里一直就不缺乏好的演员,如玉墨、书娟、乔治,玉墨婀娜的背影,书娟少女读世的眼睛,乔治一句句的NO,是他们各自个性的写照,也表达的很到位。其实,只要演员表演正常,按照他们各自的戏份发挥出来,他们也就完成了各自的任务,所谓的亮点,其实更多的是在平庸中正常发挥的那一个。
结尾处,书娟说她再没见到十三人中的任何一个,卡车木板下那大张的眼睛和约翰逐渐红了的眼眶,代替了书中书娟姨妈半个世纪的找寻,对于电影,足够了。
最后不得不说,虽然给了五星,却并不是完全满意的,电影的整体构架和看点更多的是迎合西方观众的欣赏要求。不过,当年《卧虎藏龙》时,国人大多也如此诟病着,如今回头看,与后来的无数所谓国产大片相比,已成经典。

看电影前看了严歌苓的原著小说,很好奇张大导演是怎么把中短篇格局的小说转化成145分钟的电影,其中的故事构架和情节脉络就是个不小的挑战。

    我想讨论的主要是《金陵十三钗》对于原著小说的改编。电影对于小说的改动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1、 改编书娟父亲的角色,改编书娟与玉墨之间的关系。
2、 将原本的主要角色英格曼神父去掉,加入全新的角色——约翰
3、 将老顾删掉,并降低陈乔治的年龄
4、 对中国军人形象处理的变动
     
      其实还有一个改动在于小说的叙述视角是“我姨妈书娟”,电影中则直接采用“书娟”的视点,这样的改变更容易让观众移情,也更适合电影的叙述方式。小说是一部纯女性视角的作品,选择书娟做主人公是因为书娟的父亲曾与玉墨有一段感情,致使书娟的母亲不得不和她父亲一起去国外,希望可以借此让书娟的父亲忘记玉墨,谁知就在这段时间南京失陷,所以在书娟心中有两种恨——一是对父母抛下自己的恨,二是对于玉墨的恨。而且作为一个刚进入青春期的女孩,她还对自己女性的身份,女性的身体怀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她对自己的身体有好奇,但更恨自己竟然和这些妓女一样有着“肮脏”的肉体。至此,我认为小说中书娟的性格是非常丰满的。但是电影为什么要对这一关系进行改变呢?我猜测大概是因为张艺谋并不想讲一个关于“仇恨”的故事,他所塑造的女学生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矛盾,但他坚持认为她们是单纯懵懂的。但我却感觉也许一开始仇恨夹杂着厌恶的感觉到最后转变为理解和感激,这种设置带来的冲击力更大。
    
      电影中的书娟未免有些太“英雄”了,似乎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她挺身而出,都是她大义凌然——她不愿和父亲一起离开南京而坚持要和同学同进退,她看见玉墨等人藏在地窖便毅然引日本兵上楼,小蚊子不慎跑出来也是她化险为夷,甚至最后也是她带领大家跳楼。而且她为什么会有这样勇敢刚强的性格我们却不得而知,她甚至还有一个那样谨小慎微的父亲!这就使这个人物未免显得太平面了。而且小说中书娟一直偷窥玉墨是因为她对玉墨充满仇恨,但又有着情不自禁的好奇,所以她眼中的玉墨又放荡,但又美丽。她甚至想为自己的母亲用烙铁在玉墨脸上留下一块疤。但电影中的书娟对玉墨的感情却显得太单一了,与其他的女学生并没有形成区别,所以她为什么一直偷窥玉墨就得不到令人信服的解释。从她眼中看到的世界像是一个女性视点所看到的,但是由于没有深入人物的内心,这种女性视点显得有些半生不熟。这直接导致最后浮现在书娟眼中的幻想和现实区别不大,而刻意的慢镜头又让人有些抵触。

虽然没有哭,但是看完之后闷闷想了很多。联系这几天各种吃人碎尸枪击事件,就觉得这个世界好不安宁,能够有这么几日的平稳生活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相比原著,首先在人物设定上做了调整,原本贯穿始末严肃正派的英格曼神父,变成了贝尔饰演的为英格曼神父处后事的殓葬师“小混混”约翰,从开始的放荡不羁到后来对他人对自己的救赎之路,这是个小人物内心成长需找自我的角色。这个角色变更后,也就顺理成章的有了他和玉墨的感情线,和争议声很大的激情戏,但不可否认这很好的弥补了原著缺乏的主角情感线,增加的电影的可看性,也丰富了故事结构。这样的设置有利也有弊,原著小说里原来平衡女学生和妓女们之间的英格曼神父没了,原本在两方群体间的磨合沟通的铺垫也就没了,女学生和妓女们之间的冲突发展显得很突兀。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电影打破了这种女生与女人之间微妙的联系,使玉墨的形象未免也单薄了几分,为了弥补这一点,并且加强整部电影的冲突与戏剧性,电影加入了全新的人物约翰。相比小说中一直正义无私的英格曼神父,约翰是一个更为复杂的人物形象,甚至成为整部电影的主人公。约翰的作用主要在于以下两点。
  
     第一,由于对老顾的删除和陈乔治年龄的改动,所以这两人身上一些与严肃战争格格不入的“二流子”气息就被转移到了约翰身上,这样“对教堂的亵渎——教堂的神圣”、“战争的残酷——得过且过的麻木”的矛盾冲突就被保留了下来,他甚至还承担了中国军人对妓女,对肉欲的渴望,可以说,他几乎承担了小说中一切中国男人的“劣性”。
 
     第二,约翰性格的改变使这个人物充满人物弧光,他的意志力与欲望也成为推动故事前进的一个主要动力,可以看出导演和编剧对“约翰”寄予厚望。他作为电影中第一个发生转变的人物给之后十三钗的转变起着“带头”作用,而且他们努力把他设置成一个多层面的人物,在他身上加之了一组矛盾的自觉欲望和不自觉欲望——想要活下来,又想保护女学生。所以这一人物的关键之处就在于,人物如何实现转变,他不自觉的欲望是怎样战胜自觉欲望并成为最终的自觉欲望。然而正如大家所诟病的那,导演和编剧对于这一转变的处理不尽如人意。他们的设置意图如下:
      首先日本兵冲进来的时候约翰的第一反应是害怕,想要躲进衣橱里。但他发现自己身上正穿着神父的衣服,所以意识到自己并不用害怕。接着听到日本兵追逐女孩的声音,他终于做出决定要保护这些女孩。
      他为什么能够做到从“自保”到“保护他人”的转变呢?电影在后半段努力给出的解释是,他有一个已经去世了的女儿,如果她还活着,就像那些女学生一样大。这个解释是否给予人足够的动力完成这一转变?看大多数观众的反应,答案是没有。不仅是动力不足,我认为也许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解释的位置安排的并不合理。像我们熟知的“伏笔”,对于一个问题比较高明的处理也许在于把答案放在问题之前,这样在观众感到惊奇并追问“为什么”的时候就会立刻自己回到前面寻找问题的答案。这种处理不仅显得故事设计更为精巧,观众的心理也得到了满足——他们是自己找到了问题的答案。而将答案放在后面只会让观众被动的等待解释——很遗憾,电影并不是关于解释的艺术,而是展示,你展示给观众一个世界,对他们充满信心,让他们自己去理解。

这部电影挺好的。不过题材实在沉重,就我个人而言,真的不愿再看一遍那些尸体横陈触目惊心的镜头。
给4.5星。我自己也是色彩党、慢镜头党,所以大家所诟病的什么彩纸爆炸、人肉炸弹时的煽情慢镜头,我反而是非常喜欢的。

不同于《辛德勒的名单》整体黑白画面风格,张导演并没有舍弃自己对画面色彩运用的优势,《金陵十三衩》教堂里彩色窗子、十三钗身上妖娆艳丽的旗袍和李教官爆炸场面里的彩色纸屑,并没有战争场面显得格格不入,相反它衬托出残酷战争中人性中的一丝温暖。在演员挑选方面,导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眼光,贝尔很好的完成了对角色的塑造,无论是技术层面还是情感面上。扮演玉墨的倪妮更是让人惊艳,清新但不做作,妩媚但不俗套。

     为了更深刻的表达人物真相(即人物的本性),导演和编剧又为他设置了一个选择——在他出门寻找豆蔻和香兰的时候遇见自己正准备逃难的朋友。这时他又面临的那个同样的选择——自保还是救他人,显然这一幕的力度还是有些不足。其实之前约翰在街上看见那些赤裸的女尸就是在为这一个选择积蓄力量,但这样的积蓄还是显得有些不够。因为约翰出来找豆蔻本来就是很不情愿的,有这样一个机会他完全可以一走了之。我想也许把他遇见他朋友安排在他见到豆蔻和香兰的惨死之后会,这样的选择会更艰难,更可信——因为他见到她们的惨死,终于切身的感受到日本人的残酷,所以他才会坚定的留下来想要保护女学生。

记一下跟小说不一样的地方。我看的版本应该是最早的那个长篇。

早前有人说《金陵十三钗》是情色爱国主义,会扭曲历史误导价值取向。在此我想说两点:一、整个故事将南京城压缩到一个教堂里,本身就体现出导演取小舍大避免立场问题进而因此模糊故事焦点。二、爱国情怀无关乎身份职业,难道战争中牺牲的妓女就不是同胞吗?难道她们的付出就不值得被尊重吗?请收起那些廉价的随处兜售的爱国情怀,请把电影还给电影本身吧。

     对于中国军人形象的改编就不是张艺谋所能控制的事了。因为由于某些原因,对于军人带有负面色彩的描写是不允许出现在大银幕上的。所以张艺谋作为一个导演,也许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但他是非常懂中国观众,是非常聪明的。

贝尔演的神父。原著里老老实实就是那个教堂的神父,电影里原本的神父被流弹击中,来敛尸的浪荡子滞留教堂,被迫变身神父。
我认为这部电影的主题大概是说,在战乱年间,一个人是否具有高风亮节,并不在于他的身份地位、曾经做过些什么。即便是最普通最低贱最卑鄙的人,也能在地狱这样的地方,焕发出闪亮至高的人性光芒。
因此贝尔这个角色的变身,应该是为了证明这个主旨。
不过还是有些逻辑问题:约翰一直没有挂十字架;日本人竟然没有跟教会总部确认(原著里提到附近还有其他几座教堂);英格曼神父的死也似乎除了教堂里的人、没别人知道,那么约翰是怎么被找来的?

电影中各方人物的心理变化是最难把握的,张导演在这面部片子算是走出了前几年大片的诟病,改变严歌苓的小说是个很好的选择,在人物内心刻画上看出了他花费的心思,书娟父亲身份的尴尬,书娟幼年不堪的遭遇,约翰失女的心理创伤,这些都是人物内心冲突的铺垫。但是有了这些仅仅是剧本上的成功,如何运用这些碎片,把它们整理成顺利的故事走向那是考验导演功力的最大难题,这也是张大导演未来需要不断磨练的地方。影片中在这块的处理上只能给个及格分,其中有几个细节是我打分的依据:约翰在日本兵闯入教堂追逐女学生时,从慌张躲避到大无畏的站出来保护女学生;书娟在被日本追逐时处于保护心理避开了玉墨的地窖;玉墨对约翰的感情从开始的不屑到爱慕甚至献身,这其中的内心转变都显得有点生硬。

     他明白大家想要什么,明白XX不允许做什么。用一句文艺的话讲,他非常会带着镣铐跳舞。我相信以上我讲的这些小道理他不会不知道,但他为什么采用了现有的改编方式,是因为他要把整个故事概括在自己的个人风格之下,得到审批,赢得大家的喜爱。他擅长讲一个吸引人的故事,他很懂得把握故事的进度——他的故事在欢笑和恐惧的两级摆动。“紧张和松弛之间的交替就是生活的脉搏”,所以《金陵十三钗》给大家带来“笑中带泪”的感觉。他所添加的“香兰”是一个非常张艺谋式的角色,她充满女性的特点,带着女性的小脾气,展现给我们张艺谋的小聪明。而书娟爸爸“汉奸”的形象则是近年来电影中非常常见的灰色形象。(《叶问》《南京!南京!》《十月围城》中都有类似的角色)。

李教官及他的队伍。原著里他们一行几人进入了教堂,住进了地窖。李教官和玉墨之间甚至有情愫产生。但后来日本人发现教堂里藏了军人,他们为了不拖累学生们,于是便投降。
电影的处理我认为好处是突出了军人的以保护平民为己任的形象。就差几步便能出城逃命的军人放弃了最后的机会,暴露自己保护学生们;甚至在将受伤的小兵送入教堂后,独自守在街对面,防备日军对教堂的扫荡。“他本可以离开”,这是书娟回忆时透露的。或者像原著那样,留在教堂里,能保得一天命是一天。但他没有。这个人太过悲剧英雄了,尽自己的力,虽不一定能够阻止所有的日军,但能够杀退一拨敌人,也对得起自己的心了。
我觉得稍微不太真实的就是他一人干掉一队日本兵。

总结下,以张导演十年的大片之路作为参照,《金陵十三衩》绝对算是分数破表的作品,但其绝对值分数任然有待提高,希望以此片作为未来参照,拍出更好的作品。路漫漫其修远兮,汝将上下而求索。

      但是有时候,这个“聪明”的张艺谋反而让人怀念《一个和八个》中被删改的张艺谋。

关于玉墨,改动比较多。原著里书娟的爹曾和玉墨有一腿,这也是书娟抗拒玉墨的原因。删掉这一段大概是因为篇幅原因吧。
玉墨也没有和神父搞到一起──当然是因为原著里神父就是正经的老头神父。
在电影里她和神父的谈判那一段,倒是符合原著中精明有眼光的性格。

在原著中玉墨的爸爸不是汉奸。书娟滞留教会也不是为了和同学一起走,而是她家人有意将她留在这里,认为教堂安全。

原著中,没有那场日军在教堂里追逐学生的戏。很多改动都是因为这一段的出现。比如李教官。比如后面日本军官上门道歉,然后提出听学生唱歌。我想电影加上这一段是为了让约翰觉醒。所以说大部分改动是因为这个美国人换掉了原本的老神父。
冲突被提前了,坏人变好人这种作为高潮的经典梗也被提前了,后面若是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故事,可能就没法做到震撼人心。

日本人并没有在教堂里让女学生唱歌,甚至他们一开始并不知道教堂里有女学生,几次入侵时学生们都是躲在楼上的。知道有女学生还是因为他们听到了每天从教堂里传出来的歌声──神父让大家用唱诗的形式来安抚人心。
电影里这一改动我觉得有逻辑漏洞:日本军官见过女学生,再用调包计难道不怕日军来接人的时候被发现?

原著中教堂里还有厨子等没有逃跑,虽然厨子还是在搜查时被日本人干掉了。
原著里只有豆蔻一人偷跑出教堂,因此十三钗是真正的十三个烟花女子。我认为,电影其实一直在烘托陈乔治这个人。原著中他比较默默无闻,但是电影里,他领着女学生冒着风险一路回教堂,尊敬自己的养父,时刻遵从他的遗愿:照顾好女学生。于是明明自己和她们一般大,却像个管家一样照顾学生的生活:做饭、清洁、劝架,甚至还要为死去的养父找敛葬师。于是才有了最后男扮女装替换女学生这一幕。约翰不愿送他入火坑,他却将状况清晰分析一番,坚持说这是可能的,你可以把我扮成女孩。约翰问他,你知道你将会面对怎样的情况吗?他说我知道。他亲眼见过惨死的香兰和豆蔻,比那些风尘女子还要清楚若女学生们去会遇到如何的场面。这大概也是除了承诺养父以外的原因,却也更加凸显他的勇敢。
这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比那群女学生更加早熟懂事,更加让人心酸。

原著里没有说他们最后是如何逃离南京的。小说的结尾就停在十三个女子上车那里。电影结尾的处理是书娟的回忆,因为她不知道她们去向何处,所以印象里只有她们来时的模样,聒噪华丽,欢声笑语,就像她们哪也没去,仍一直在教堂里,她的记忆里。
我自己比较倾向用那首秦淮景结尾。“让你们也看看我们秦淮女子唱曲”(大意)。那是她们最美好的一幕,和来时一样。《爱情流弹》的结尾用了一个长镜头,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同在一个场景,镜头扫过每一个人的脸,他们在庭院里唱歌跳舞,好像那才是理所当然的结局。

────────────────────

我想最出乎我意料的是玉墨的英语,真是很流畅,几乎没有口音,搞到我以为这是配音、一直盯着她的口型看来着。看到有人说让汤唯来演。我不说汤唯那奇怪的演技了,单说这英文,估计她还得再练练。传说中的伦敦腔实在是闻名不如亲耳听啊……

又,看到演员表里有聂远高虎,什么时候有出现过?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汝将上下而求索,一部好电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