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必同死,但其实他们都错了

《投名状》以兄弟结义之情作为幌子,给我们讲了一个极不和谐的故事。
  
庞青云
庞青云是一个损失了所有部下的败将,从死人堆中爬出,然后遇到了一个压寨夫人和一帮土匪。他与压寨夫人一拍即合,又迅速获得土匪们的信任,重操旧业,将兵打仗。
庞青云就是所谓“体制内”的人。他是军官,懂得帝国的官僚体制,又依附于官僚体制而生存。但他又和一般的官僚不同,他会对观望保身的魁字营嗤之以鼻,对官家欺压百姓恨之入骨,对不平等的社会秩序痛心疾首。庞青云有自己的社会理想,也是对当时的体制非常反对的。但他毕竟是“体制内”的人,在他看来,需要实现他的理想,就必须进入体制内进行改革。而这种改革,是他自己需要身体力行的,甚至不怕被不解或误解。
所以,他大力鼓动土匪们投军,并与赵、姜二人纳投名状,由此定下了自己的严密计划(对体制的依赖)。他在第一步计划成功后演说自己看到穷人如何被官府欺负后的愤懑,“如果是我来管理这一切,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大意)”,(对理想的执着)。而后又不顾兄弟的反对,变得越来越一意孤行,好高骛远,不切实际。其实土匪们只想回家享福,而庞青云早已经把他们当作自己实现理想的工具。
从根本上来说,庞青云应该不算是反派。很自然,他遭到兄弟的猜疑与不解,当他自己的政治理想膨胀,遮蔽了“投名状”的初衷后,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暗杀赵二虎。他以为自己做的都是伟大的,是为了自己心中美好世界的理想,而兄弟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莲生的角色也绝不是可有可无的,简而言之,男人的所谓“理想”里面永远少不了女人。莲生对于他来说是什么呢?不过是自己伟大理想的一种物化的自我满足。一方面莲生也是“体制内”的人,甘愿做“扬州瘦马”而不是去和青梅竹马为义气而投奔山寨。所以和庞青云一拍即合。另一方面,她是姜午阳认清庞青云“真面目”的极好误导,成为情节发展的纽带。
但是最后杀死庞青云的,不是姜午阳,而正是庞青云所依赖的“体制”本身。他正是被“体制”杀死的,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他以为自己对这个社会这个体制很了解,并确定了“科学的奋斗目标和手段”。然而和朝廷和官僚们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了。面对背后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不可说不可说,不和谐不和谐。请参考马克思的相关著作,他老人家说得很明白。
然而庞青云做得到体制外的自我解放吗?做不到,即使有一纸投名状也做不到。有好多庞青云,他踌躇满志……后来,后来他死了。
  
赵二虎
赵二虎是土匪。他好像是因为莲生而当了土匪,可能也因为粮食。他其实不是土匪,只是被迫当了土匪。所以当庞青云斥责他们“匪性不改”时,完全是他自己太有优越感。
和大多数老百姓一样,赵二虎甘心当土匪,过自己的小日子。他爱莲生,好像自己奋斗的一切都为了她,哪怕自己的奋斗是那么的卑微。但他很满足,没有奢求,也不会起来反抗这个体制。抢军粮,那不过是谋生的手段。
但是情况变了,他招惹了体制本身。所以也不得不跟随庞青云投军,成为“体制内”的人。其实他的目的很简单,为的是有口饭吃不被饿死。完全没有庞青云那样的“远大志向”。所以屡屡要回到山寨,被庞青云所制止“你走了可就是兵变啊!”。他成为庞青云的累赘。
但作为一个普通的土匪,没什么文化,只懂得义气。直到庞青云设下圈套将它谋杀,他也不会怀疑“投名状”的真实性。赵二虎心中的世界与庞青云心中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
这就是大多数“百姓”的生存状态。他们卑微的愿望都得不到实现,还常常不明不白地充当历史的棋子。大臣们在宫中下棋,把庞青云等当棋子使,其实棋子自己也在下棋,他们指挥着更小的棋子。棋盘就是棋子的世界,然而棋子不知道,这个棋盘放在一个更大的棋盘中,放在一个宫殿中。
赵二虎能意识到自己是颗棋子吗(庞显然能意识到)?不能,他只相信投名状。有好多赵二虎,他虎头虎脑……后来,后来他死了。
  
姜午阳
姜午阳也是土匪。他为什么当土匪我们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们我们知道他是老三。老三忠于大哥的。
姜午阳是“忠”的典型。但他忠于的确实“投名状”这样一个虚无的东西。他单纯得可怕(他竟然以为杀死莲生就可以阻止庞青云),却让这个世界的复杂变得坚不可摧。于是,投名状的情节按照惯常情况发展下去了。
观影过程中,老觉得金城武很花瓶。他好像只是一个线索人物。但是后来发现,他把大家都忽悠了。
他一来就喃喃自语,告诉我们“我看错庞青云这个人了”,然后毅然行刺,“刺庞者,姜午阳也”。其实,最后的枪口告诉我们,他告诉我们的故事是多么肤浅。他最后可能也意识到了,但为什么他要宣布是自己杀死的庞青云呢?
最后愣生生出来个姜午阳,把大伙都给弄懵了。这曲艺的奥妙,有人看热闹,有人看门道。姜午阳这个角色无疑给电影增添了很多热闹的元素。如果我们真的把故事看成是姜午阳给我们讲的那样,那我们就没有理由笑他是花瓶。
后来,姜午阳死得是最悲壮的,近乎一种美。另外,如果没有姜午阳的角色,我怀疑电影能不能通过审查和上映。
反正啊,历史就是由胜利者们书写的,哦,不,其实是由姜午阳们书写的。不过,后来,姜午阳死了。
  
投名状
理想主义者庞青云,犬儒主义者赵二虎,单纯少年姜午阳,兄弟三人纳下了投名状,“兄弟杀我兄弟者必杀之”……后来,他们都死了。然而,投名状以外的东西,永远和谐地运行着。

2008/1/1
投名状[评分:★★★★]

  古代那时候讲求歃血为盟。有人说,电影里纳头名状的时候是以杀人盟誓。而且是杀陌生人。但是不幸的是这段无情的被广电总局删了。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版本是天下太平的烧香祭天。电影的激情戏被完整的删了,李连杰大叔很有意见,但也只能是抱怨一下而已,谁也没有权力做出改变。带有负面政治效应的语言“抢钱抢粮抢娘们儿”被改成了“抢钱抢粮抢地盘儿”。抢地盘儿摆小摊么?

今天无意中发现《投名状》在豆瓣网的评分居然只有6.8分,这个分数完全对不起这部精彩的电影,《投名状》在当年横扫香港金像奖和台湾金马奖,何以内地的影迷与港台影迷审美观相差如此之远(当然,当年内地上映的是广电总局的删节版,建议大家去看下未删节版)。这也许是豆瓣网上最不靠谱的评分,《投名状》是中国近十年(也许不止十年)最精彩的战争电影(没有之一),得分绝对不应该低于8.5。如此分数埋没经典,所以今天我又重温了下《投名状》,当然是未删节版,感慨有增无减。

一个演员

庞青云说那天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他已经死了。他说他不信投名状,他信二虎和午阳。其实呢?能装死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谁都不信,他只能信他自己。没有什么生死与共,没有什么肝胆相照,一切只不过是赤裸裸的利害关系。苏州兵变,他跪求二虎留下,南京私发军饷,他隐忍不发,进京面圣,面对朝廷对二虎的非议。他动了杀他的念头。但谁又能肯定之前他没有对二虎心存歹念呢?在赵二虎只身进苏州城的时候他对莲生说“如果我活着回来,娶你”。这时候他觉得赵二虎肯定死了,只要他自己活着就能跟莲生在一起。后来他看见赵二虎活着回来了,他笑了。但笑容只是一瞬就停滞了,他那时候一定想到了莲生。也许莲生不是导火索,但也是个催化剂。老大庞青云就是个干大事的小人。他的确是小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能够在战场上装死躲过一劫,他能够在舒城一战赌命孤注一掷,他能够低声下气与死对头魁子营达成协议,又在攻下南京之后出尔反尔,他还能够心安理得睡兄弟的老婆。他也的确是干大事的人,他有过人的才华,当然只是用兵打仗方面的,在政治面前,他只能算是个菜鸟,他带着兄弟冲锋陷阵流血牺牲,其实他不知道自己造就成了别人的弃子,他被封赏巡抚不惜杀害兄弟,其实他不知道太后要安定天下根本不会依仗一个外人。他的最终大业虽然也是希望百姓安居乐业盛事太平,(这从他启奏太后免除江苏辖区3年赋税能看出来)但是,他不知道在那个年代,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美好愿望。他在死前说的最后一刻说“投名状 快”他是明白了么?他是知道兄弟情的珍贵了么?还是只觉得死在兄弟手里好过死在朝廷手里。

   《投名状》虽是一部战争大戏,但是表达的内容有很多是具有深度的,值得深思。那些打低分的影迷,我相信一部分是对影片的题材不感兴趣,一部分就是没有看懂。

  李连杰的表演相当出色。
  从霍元甲开始,就感觉李在表演上有所进步,这次的庞青云更是让人惊喜。李连杰把庞青云这种思想超前于其他人,野心勃勃而又隐忍坚韧的形象表现的很到位。片中的李连杰从表情到形体已经不是那个展拳脚摆造型耍帅耍酷的功夫皇帝了,你只能从中看到一个复杂多变、老练深沉的庞青云,只有在一些动作场面中还依稀能看到功夫皇帝的影子。
  我觉得李连杰能诠释好庞青云这个人物,很大程度和他自身的成长经历有关。曾经看过多个李的访谈:年少成名,经常奔赴各地甚至出国演出,和各国政要见面也是常事,虽然读书不多,但小小年纪眼界开阔,见识见解已远非同龄人能比,尤其在那个从物质到精神都极度匮乏的年代。这份见识高于身边同龄人的感觉伴随着李的成长过程。
  当然肯定少不了导演陈可辛从旁点拨的功劳。
  有一段很精彩:苏州一战,赵二虎成功劝降敌军后从苏州城里走出来,老三喜极而泣,迎上前去;庞先是表情复杂,内心挣扎,见二虎转头看他,马上满脸堆笑,突然又看到二虎表情不对,笑到一半却嘎然而止。这段表演令人印象深刻,没一句台词,没一个动作,但是庞青云的复杂心理变化,在这里不言自明。

赵二虎说天大地大,没有兄弟情大。赵二虎死得真怨,被兄弟设局整死的最后一刻还心心念念记挂着兄弟的安危。这就是现代版的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那型。不过在一定意义上讲他也是最幸福的一个。因为他不用体会被兄弟背叛的痛苦,不会体会被女人背叛的痛苦。老二是道义至上的人。他说这年头没有兄弟,活不下去。他答应给手无寸铁的降军活路,他为他的兄弟向大哥求情,他擅自给他手下的兵发军饷,他冲午阳吼人无信就是畜生。我一直觉得他是仨人里最纯净的一个人,其实这样也,挺好。

   记得我们小时候的历史课本上,把洪秀全说成农民起义家,把太平天国起义说成是义军,为了推翻腐朽的清政府而起兵反清。可是这场太平天国之乱,使中国大地陷入了十四年的战乱,死亡人口接近7千万,这个数字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全球死亡人口的总和。

上下两部

姜午阳是最没心没肺的一个人,白长了那么英俊的一张脸蛋了,他到最后都不知道庞青云是怎么想的,还以为一切矛盾的核心是个女人。他杀了他二嫂,认为这样大哥就没有杀二哥的理由了。他也太小瞧他大哥了,虽然说那女人在大哥心中有点分量,但是决不至于让他为利益作出半点牺牲。老三是个认死理的人,从头至尾,他的一切做事准则就是—投名状。外人乱我兄弟者,必杀之。所以他自以为是的杀了他认为罪魁祸首的嫂子。兄弟杀我兄弟者,必杀之。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去刺杀害了他二哥的大哥。最后,他脑袋里只有一句:生不同生,死必同死。所以他接着应该会自杀。人做到这个份上,你说他是天真的可爱还是可悲?

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阳这兄弟三人的成与败,也全部拜这场战争所赐。
庞青云一个营的兵马在与太平天国军的战斗中全军覆没,何魁的魁字营并没有按照约定来协助他,这使得庞青云一开始便于何魁结为死仇。
赵二虎和姜午阳是当地的土匪,敢抢太平军的军粮,说明二人的土匪部队是具有一定的实力。在庞青云的协助下,二人的土匪军把军粮抢回村子。
“你们胆子真大,敢抢军粮。”
“都快饿死了,还管他什么粮。”

  总体感觉,前半部好过后半部。
  前半部节奏很紧凑,几场战争的戏由小到大,有局部也有整体,非常震撼,激动人心。
  后半部在前半部的反衬下,感觉有些波澜不惊,略显拖沓。但结尾安排一明一暗两个杀手,而让庞死在背后的黑枪之下,构思精妙,真是神来之笔。

对于徐静蕾演那莲生,其实也不能骂人家就是婊子。人家都说了,自己本来是报着要当扬州瘦马的心想嫁个大官当姨太太享清福的,没成想被小时候的朋友救了回去当土匪压寨夫人了。注意,二嫂用的是小时候的朋友,可见,她对二哥应该没有感情。但是她又说了,他是个好人。就为了这一句,她也就委屈了。她知道这辈子当不了享清福的姨太太了,那就凑合跟这个好人过日子得了。但是没成想让她遇见了自己爱的,在茅屋里的相互取暖,让她和庞青云的心贴近了。而且像她这样自小学习琴棋书画的人的知音也应该是庞青云这样有学问有知识的而不是赵二虎那样大字不识一个的。

可是土匪遇见更狠的魁字营就只能变土鳖了,在魁字营的火枪下,赵二虎不但受到羞辱,还将抢到手的粮食拱手交给魁字营。恶鬼在上,如果不想一个出路全村就只能饿死。这时庞青云为大家找到一条出路——投军。而且要投陈公的旗下,因为陈公缺人马,去了会得到重视。
“投了军有军饷,有了军饷就可以卖粮食,投了军有枪炮,有了枪炮就没人敢欺负我们了,这个村子才真正太平了”。
于是三人结拜为兄弟,走上了一条不能回头的路,投清军。

四个人物

宣传的时候说这是一部反映兄弟情的电影,可我怎么愣是没看出来有兄弟情。倒尽是官场的黑暗,人性的复杂,不择手段的夺取和。。。兄弟间的残杀。若硬是从电影里揪出一段兄弟情,那只有舒城一战三人被围攻时的一段话以及之后三个人豪气冲天的喊出“杀”的时候了。
老大“我们是真得要死在这儿了”
老三“我们纳了投名状!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老二“说的对!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杀一个算一个!”
老大“嗯 冲出去”
三人“杀!”
但是我认为这从本质上并不是什么兄弟情,只是在命悬一线生死关头的热血喷薄。

庞青云指出的这条路,是赵二虎和他的弟兄们最好的出路。如果继续当土匪,前有太平军后有清军,自己被夹在中间,随时会被吃掉;又不能投太平军,因为刚刚抢了太平军的军粮。

  剧中四个主要人物各有各的特色,性格很鲜明。戏份有多有少但是给人的印象却很深刻。

今有庞青云 赵二虎 姜午阳 那投名状 结兄弟义 死生相托 吉凶相救 福祸相依 患难相扶外人乱我兄弟者 视投名状 必杀之 兄弟乱我兄弟者 视投名状 必杀之 天地作证 山河为盟
有违此誓 天地诛之。
其实投名状就是一具空壳,背叛投名状的人死了,死守投名状的人也得死。他们都是别人棋盘里的棋子,下棋的是幕后高人。他们都在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但其实他们都错了。

很多影迷都说庞青云是把跟随自己的这些兄弟当做实现自己野心的筹码,所以一开始就要以自己少量的部队攻打舒城。其实不然,庞青云心里很清楚局势,既然已经投军,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如果不在短时间内打响自己部队的名声,就永远不会得到朝廷的重视。在漫长的战争中,自己和自己的弟兄,说不定那天都会默默无闻的死掉,成为无数枯骨中的一个。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所以必须一战成名,为此他愿意一开始就堵上自己的一切。
胜利,我将有继续拼搏下去的资格;失败,一死而已,这个乱世中,怎么死,何时死,我已经不在乎了。
这就是典型的赌徒心理,假如我有10个筹码,我会分几次将筹码押上,可我现在只有最后一个,我还犹豫什么呢。

  庞青云:
  从庞青云遇到赵二虎这拨土匪开始,庞的心思就是东山再起,完成心中的大业。以后的劝二虎投军,纳投名状都顺利成章。占舒城攻苏州,兄弟情义不是没有感动到庞,但始终心中的大业压倒一切。开始的兄弟同心是为了大业,后来的杀掉二虎也是为了大业。只是他没想到,当他把同生共死的兄弟当作棋子摆布,一步一步眼看要成功的时候,而自己却不过只是别人局中的另一个棋子罢了。
  我的人都死光了,只剩我一个……我装死的。
  ……我不死,就是要回来见你。
  这就是庞青云:一个隐忍坚韧、野心勃勃的悲剧人物。

关于故事就不多说了,演员,我认为除了徐静蕾其他都不错,说除了徐静蕾是因为她真的没有多少戏份还在不多的戏份里制造了一个笑点。我承认,徐静蕾蹲墙头跟老大惜别的时候,我笑出声儿来了。真的太可乐了。刘德华老了就是挺有味道的,我一直认为,他老了比年轻的时候好看,这部戏里让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山大王土匪老大的豪爽劲儿,很好。尤其是他骑在马上挥着大刀喊“蒙马眼”的时候,英气逼人。李连杰再也不是那个虎头虎脑的方世玉了,他俨然成了一个用心计,有大报复的小人,很好。金城武,我承认,金城武的眼神就是最好的演技,还有对我来说可以秒杀的声音,所以,很好。

可是陈公派来的陆大山不愿用1500人马陪庞青云去赌,他只在场边观战。
舒城这一战的胜利可以说是庞青云、赵二虎和姜午阳兄弟三人用命换来的。这场战争戏拍摄的超乎想象的精彩,以血肉之躯对抗洋枪洋炮,看着冰冷的刀剑插入同伴的身体,每个人都拼上性命,只为能活下去。庞青云800人部队居然搅乱了太平军的5000人,但是寡不敌众,被团团包围,眼看就要全军覆没。此时兄弟三人互相搀扶,抱着杀一个赚一个的念头拼死一战,眼看就要实现结拜时的誓言,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陆大山的人马终于出战了,这是庞青云800人拼上性命换来的战机。本来就被搅乱的太平军被1500战马冲杀的溃不成军,姜午阳趁势杀死敌将,高高举起他的头颅。
这一局终于赌赢了,我们有继续活下去的资格了。

  姜午阳:
  开始为了双靴子举刀便杀,这样的感觉很对,很有悍匪的味道。同时也通过这个小细节凸显了当时是怎样的一个哀鸿遍野、弱肉强食的清末乱世。
  而同样是表现一个人物的原始与简单。陈可辛的这段比起陈凯歌的“跟着你,有肉吃”明显是高明一些的。

不得不还得说一句,我靠,金城武的旁白太给劲了,我就指望着在电影的进程中时不时地听见一两句金城武的声音,我靠,那略带港台腔的忧郁小男声,太好听了太好听了。

舒城的胜利让兄弟三人的部队得到了朝廷的重视,可是带来了另外一个问题——政治斗争。这里就要说说导演陈可辛在电影里表达出的三种想法。
官道、兵道、匪道。这三者互相依存,又互相制约。
电影里的狄大人、姜大人和陈公,始终遵循着官道。在他们眼里战斗的胜利并不一定代表着自己的胜利,战争的失败也不一定代表着自己的失败,不论是庞青云还是何魁甚至是太平军,都是自己手中的棋子。所有的事都必须为自己政治上的胜利去服务,这就是政治。
姜大人和陈公互为政治对手,何魁是姜大人的手下,庞青云是陈公的人,他的出现对姜大人是一种威胁,所以必须要对庞青云加以制约。
而庞青云是军人出身,做事始终恪守兵道。他始终保持着君子不党的姿态,并没有把自己看成是陈公的人,这样陈公很不舒服。他不惜背上杀兄弟的骂名杀死两个犯了奸淫的小孩,是为了严肃军纪,在他心里,一切手段都是为战争服务的。
赵二虎是匪道中人,尽管做了清军,已然是义字当头。赵二虎第一次与庞青云交谈时就说:天大地大,没有兄弟情大,这年头没有兄弟,活不下去。既然三人纳了投名状,就是生死兄弟,军队这么多弟兄,都是以情谊为基础的。他与庞青云观念上的不同,是二人矛盾的根本。

  莲生:
  影片开始莲生和庞青云相遇的一幕,庞哭着说:我的人都死光了,只剩我一个。莲回答:“那是你命好呀”。 我当时看到这里时一声轻笑,心想这个女人有意思。看完一想,感觉导演仅仅安排这一句台词就点活了人物,把莲生这个女人遇事的出发点,思考方式全表现出来了。
  后来庞的一句话,向观众逐步展示莲生:他不知道你已经变了,还以为救了你。
  最后临死前一段挂纱帘的对话,更是莲生这个人物内心独白:我就要过这样的日子,我就是这样的人。

最后,理解力有限有一段始终没看懂。
二虎说“先取苏州,再打南京,怎样”
然后朝廷那几个就跟那儿笑。
二虎问大哥“他们笑什么”
大哥说“南京是敌人的心脏,欲破南京,先取苏州”
由此看来,二虎说得并没有错阿。

苏州城之战,庞青云的军队围城9个月,城里城外都断粮数日,饿殍日增。城里的人出不来,城外的人进不去,攻守都是死,苏州已成死局。
“我的兵只能战死,不能饿死。”
庞青云找陈公要粮,陈公不予。庞青云下跪,依然无果。庞青云在影片中一种下跪两次,一次是跪陈公为要粮,一次是跪赵二虎,为求赵二虎不要带兵离开。两次都是走投无路,都是男人最无奈的乞求。
最后庞青云以南京城一半的财物为代价,从魁字营换来了粮食。

  赵二虎:
  这个人物,我觉得是影片里最不真实的一个。与其他三个人相比他太过完美了。
  对兄弟忠肝义胆,为了义气两肋插刀。他为了下属向庞求情,为了义气不杀俘虏的太平军而和庞翻脸,为了手下私分军饷和庞对抗。但却始终对庞忠心耿耿,甚至至死都不知道是庞杀了自己。
  他跟庞青云比太过天真,跟姜午阳比太过善良。这样义薄云天、悲天悯人简直是大侠郭靖,而不是一个杀人越货,抢钱,抢粮,抢女人的土匪头子。

请问:朝廷那帮人的笑点是什么?莫名其妙。。。

同时赵二虎孤身进苏州城劝降。
赵二虎的妻子莲生本是苏州人,被虏至村中做了二虎的妻子。她觉得二虎是一个好人,但是庞青云与她内心却更为贴近。两个人互有暧昧,但因为隔着二虎,两人都把这份情愫埋在心底。在二虎入城生死未卜之时,庞青云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与莲生发生了关系。
陈可辛不愧为爱情戏的高手,在战争中穿插的这一段感情戏是那么的自然,又是那么的火热,这一切就好像是水到渠成。
“你还在身后追我,你追吧,追不上我还是二虎的女人,追上了我就是你的女人。”

八荣八耻

苏州城已成一潭死水,若再不降只能全城覆灭。太平军首领以自己的性命向赵二虎换取自己4000个部下的性命,赵二虎答应,于是苏州城开门投降。

  不知道影片为了和谐社会被删减了有多少,知道的有以下几处:
  土匪的口号:抢钱,抢粮,抢女人被和谐成了抢钱,抢粮,抢地盘。
  有段兄弟三人结义时杀人纳投名状的戏被删了。这个我记得在以前看预告片的时候见过,有印象:庞青云一刀下去:“下辈子来找我报仇!”
  听说还有徐刘的床戏、徐的一些戏、金城武的一些旁白等等。

可是庞青云要杀死这4000个俘虏,这是庞、赵二人在道义上最大的分歧。赵二虎认为杀了这些俘虏就是背信弃义,这是自己决不能接受的。这些人已经缴械投降,何况让他们活命是苏州城投降的条件,如果杀降将如何面对于天下。
战国时秦赵长平之战,赵国溃败,40万赵军投降秦军。秦军主将白起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如何处置这些俘虏。全部关起来?不能,因为40万人就是40万张嘴,秦国没有这么多粮食去养活他们。放了他们?也不行,他们回去后提起武器就又成了兵,那这仗不是白打了。
现在庞青云遇到了和白起一样的问题,杀还是不杀。
从道义的角度上,不能杀,杀了就背信弃义。可是从战争的角度上,只能杀。
因为庞青云的军队没有多余的粮食来养活着4000人。又不能放了他们,他们已经被围城9个月,主帅又为他们而身死,所以他们心中充满对清军的仇恨。庞青云的军队接下来要去打南京,苏州无军驻防将是一座空城,这4000人提起武器就又是兵,他们可以随时再次占领苏州或是从身后袭击清军。庞青云决不能让自己的军队去冒这个险。
姜午阳非常明白这会是多么痛苦的一个决定,但是他依然对赵二虎说:大哥是对的。
在赵二虎痛苦的挣扎中,4000人被乱箭射死,这就是战争。
“他们是兵,是兵就会死。”

  最后说下导演,一个拍得出《甜蜜蜜》《如果爱》的导演,同样能拍出《投名状》这样完全不同风格,从有场面到内涵都极富张力的影片,陈可辛在我心里分量又重了很多。
  《投名状》若参选金马,《色戒》未必能拿那么多奖,足本的也不行。

南京城被攻下,兄弟三人终于到达了人生的巅峰。
庞青云进京拜见慈禧太后,慈禧封庞青云为两江总督,这可是朝廷9个封疆大吏中的一员,官位显赫。但是这是庞青云犯了一个大错,他请求慈禧太后免去两江辖区内三年的赋税。
两江辖区自古就是朝廷赋税的重要来源,不是说免就能免。再说就算要免,也是老佛爷自己开恩去免,什么时候轮到一个朝廷新员来请愿。庞青云这话说出来,慈禧如果同意,两江的百姓就会认为是庞大人为民请愿;如果慈禧不同意,两江的百姓就会认为慈禧是坏人,庞大人依然是好人。
老佛爷一定被弄的很不痛快,还记得老佛爷后来对李鸿章的话吗?
“谁让我一时不痛快,我就让谁一世不痛快。”

狄大人对庞青云说,地方大员个个手握重兵,老佛爷不放心。而姜大人因为在与庞青云的博弈上失败,也气得抱病南方。影片没有说明到底是谁要杀庞青云,但是可以知道,慈禧太后、姜大人、何魁都有这个想法。于是狄大人在庞青云将要离开时暗示给他这个想法。
庞青云和赵二虎都是军队的领袖,若是先杀了庞青云,赵二虎必然要反,为大哥报仇。所以必须先借庞的手杀掉赵。

庞青云走在冰面上。
“我这一生,如履薄冰,你说我能走到对岸吗?”

庞青云在南京与莲生在船上幽会时被姜午阳看到,姜午阳错误的认为大哥是为了嫂子才去杀二个。于是他去杀嫂子以换取二个的性命。其实庞青云绝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去杀二虎,他杀二虎的原因只有一个,二虎已经成为他实现理想的障碍。

赵二虎在雨中被乱箭射死,莲生被姜午阳杀死在床上。
庞青云掩面而泣,为了友情,也为了爱情。这些都被埋葬在自己的理想中。

四月初八午时,庞青云走马上任两江总督。雨下个不停,道路泥泞,注定是一条不好走的路。一直枪悄悄的瞄向了他。

姜午阳突然杀出,刀刀致命一定要取庞青云性命,只为当日结拜时的诺言。
“兄弟乱我兄弟者必杀之”
澳门葡京手机版app,“兄弟杀我兄弟者必杀之”
枪声响起,庞青云最终没有走到自己的宝座,最后时候,自己的兄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这薄冰上,他最终没有走到对岸。
两个月后,姜午阳被凌迟处死。
兄弟三人以不同的方式结束了生命,但却实现了结拜时的誓言。
“生不同生,死必同死。”

最后必须要说的是,刘德华在本片中的表演是他自进入演艺圈一来最精彩的一次,赵二虎是影片中最出彩的角色,李连杰表演同样精彩。陈可辛是一位善于挖掘演员潜力的导演,很期待他今年的《武侠》。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死必同死,但其实他们都错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